正文卷 618百億演員的投資人

    吳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江火愣了半秒,旋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揚起的嘴角帶有幾分自嘲的意味,仿佛是對遺忘了當初這位‘幕后推手’表示懊惱,但蘊含其中的得意,卻被坐在床尾的江月頃刻捕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尤其是從江火眼神中流露而出的戲謔神態,更是讓江月想起了當初之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二話沒說,翻身上床,抬手在姐姐的大腿上拍了一下,明知故問道:“你笑什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清脆的拍擊聲與故作兇狠的表情融為一體,而被擠在角落里的江火,則蜷縮著身子,不住搖頭,雖然挨了打,但她卻并沒有生氣,反而清了清嗓子,回憶著往昔歲月,學模學樣的說道:“這是一個帥哥今早送來給你的,是親自送上門來的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前言不搭后語的話語令江月揚起了眉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果然,如她所料,這該死的姐姐就是在嘲笑她當年的吃醋反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初江火在拍《還珠2》的時候,已經成名的她,可是收到了不少邀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堆積成山的劇本,全都被江月搜集了起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除了劇本以外,吳金送上門來的邀請函,也被江月笑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而在九九年元月一日,姐姐回家之時,她可是用姐姐模仿的話語,把請柬交給了對方。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時,江月的吃醋舉動弄得江火可是異常無語,可現在嘛,那可是風水輪流轉,呃——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算了吧,這輩子怕是沒法轉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江月收回胳膊,氣喘吁吁的靠在床頭時,趴在床上,用枕頭捂著腦袋的江火,哆嗦不停,咕咕咕笑聲不斷傳出,直至江月奪走枕頭后,那個近似于金毛獅王的腦袋,這才出現。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實際上,江火壓根就不知道自己為啥會如此高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江月也不明白,自己為啥會在動手之時,樂得不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但她們能夠肯定的是,在當初那些大家都很忙的年份里,每一次見面,其實都有一種新的喜悅,而在回想當初那些‘蠢事’時,這種沒有理由的快樂,也就出現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好嘛,別氣鼓鼓的了——”將散亂的頭發捋至耳后,湊到妹妹的身旁,江火抬手搭在對方的肩頭,笑著道:“這么多年了,你依舊和當初那個吃醋的母獅子一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吃醋的母獅子?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一聽這話,江月頓時撇了撇嘴。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啊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這家伙還有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沒好氣的白了姐姐一眼,江月懶得理會這種貼金行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她要是母獅子Nala,那江火這個Simba早就完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還想和自然界的雄獅一樣開后宮?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腿都給你打折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這種會影響家庭和諧的想法,可不會被她直接說出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身子前探,拿回資料,翻到吳金那一頁后,兩人這才湊到***了起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吳金向江火透露《臥虎藏龍》角色已定的消息后,雙方,便鮮少碰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是江火過河拆橋,而是兩人的發展路線,出現了本質上的區別。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雖然二人同時傾與香江,但江火走的是Ang Lee的出國路線,而吳金,則是扎根了下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先拍了徐老怪的《蜀山傳》,而后又接了不少香江電視劇,所合作的人,也是江火的師傅,八爺的胞弟,他在成家班、袁家班、洪家班中左右逢源,打了多年醬油之后,直到去年,才有了翻身的希望,和不想當演員的歌手不是好廚子的Nicholas Tse,以及江火師叔成龍的兒子一起,主演了《男兒本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然了,這部電影的票房,并不太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與此同時,他還李聯杰串上了,在《木乃伊3》中,客串了一個角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可惜的是,亞洲男性+打星的定位,在好萊塢,已經不吃香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所以,進軍好萊塢的想法,連化為口號的機會,都沒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現在的他,依舊在香江混。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但隨著香江演藝圈市場的持續走低,內地電影票房的不斷高漲。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回家的心思,其實也愈發的強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就拿江月手頭上的資料來說好了,如果不是江月主動提起吳金,或許待江火落地之后,被人問起吳金之時,那可就要一臉懵嗶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什么?他第一部自導自演的《狼牙》,是我們投資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看著白紙黑字上的記錄,剛剛平復心情的江火,拔高了聲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她沒有看過《狼牙》,對這部電影也沒啥印象。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至于票房和口碑,那就更是兩眼一抹黑,啥也不知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但是,吳金第一部自導自演的電影噱頭,那可是非常的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至少,對于她而言,是這樣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因為江火清楚的記得,在妹妹許愿之前,自導自演的事情,吳金總共就干了三回。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雖然她不知道吳金的第一部電影叫做《狼牙》,但她知道,吳金的后兩部作品叫《戰狼》。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她不知道《狼牙》的成績,也忘記了《戰狼》的票房,但她知道《戰狼2》的成績。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甭管如何評價這部電影,本土片歷史第一票房,是一個存在的事實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而吳金憑借兩部電影率先成為本土百億演員的事情,更是傳的沸沸揚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姐姐的詫異話語,完全在江月的預料之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事實上,當初瞧見這些資料時,她也是同樣詫異。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還記得,當初和三爺約定創辦的影視公司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創辦之初,我還管過,但后來,便全部丟給他們自行處理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三爺需要民間資本參與進來,扶持那些學院派導演,扶持那些草根新人,所以我們這些年,投資的電影有不少,但說實話,撲街的居多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好在,學院派導演、草根新人的作品,資金需求較少,五十萬搞定一部,兩三百萬就能封頂,五百萬沒人敢拿……所以,我們這些年砸進去的錢,也就一個多億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然了,我們這也不叫開善堂對吧?如果沒有這些投資,我們和三爺的關系,也不會增進的那么快,而他,或許不會像現在這樣,支持我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對,這些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就不談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我想說的是,我沒有讓公司里的人照顧吳金,但他的確符合咱們的投資標準,再加上他要價頗高,圈中只有我們這種‘凱子’才有錢,所以,在他需要聯投的時候,我們投了他四百萬,將他的缺口,補齊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說起正事后,江月的語速,便平緩了下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她要確保自己的每一句話,姐姐都能夠聽得清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然了,即便聽清楚了,江火也沒有深究的意思。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妹妹的放養模式,會不會導致資金外流?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些草根新人和學院派導演和公司管理狼狽為奸,騙取投資款?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些事情重要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江月雖然不管,但三爺會管。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人家的成績就是市面上的作品。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們可以黑,你們可以騙,但像樣的東西,必須給我拿出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然的話,江月都不用過問,對方便會插手其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至于為啥廣撒網,而不和那些點娘重生者一樣,投資那些快要被拍爛的《瘋狂的石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因為沒意義,因為不能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沒意義是對江月來說沒意義,她們的投資舉動,其實就是刷分行為,成績好與壞,并不重要,只要把量撐起來即可,更何況,盯著姐姐的她,也沒多少時間來管理這些事情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能拍是對江火來說的不能拍,因為很多電影的大爆,依靠的不是人和劇本,而是時機和市場需求,點娘那些重生者瞎幾把亂抄就能成功,但那些作品看起來,真的好尷尬。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就拿《我不是藥神》來說好了,你要是提前十年,那連審都過不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還有人在華夏抄《電鋸驚魂》這種恐怖片,那一看就是不帶腦子寫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現在拍《流浪地球》,那只會死的很慘,最簡單的一點就是,國內壓根就沒有幾家影院弄了3D放映設備,就算江火手中技術跟得上,她也不會去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畢竟,卡梅隆可是賭上了一切,才逼迫那些北美院線換的設備。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太超前,那只能和零幾年就搞出盒子的陳天橋一樣,被市場所拒絕。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包括《我與夢露的一周》也是一樣,如果不是江火戳到了北美市場的痛點,讓那群家伙發現,自己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種能夠轉移大眾注意力的作品。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若是沒有這些市場需求,事實因素,想要大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做夢去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要知道,她拍的《暴雨》,也就堪堪兩個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百萬美元寶貝》,也是兩個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沒有現實需求,《我與夢露的一周》只會淪為一部自娛自樂的作品。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江火最講究的就是順勢而為,在對的時間做對的事情,才是她的目標,一股腦的瞎幾把亂拍,那不叫大紅大紫,而是損毀經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所以,到目前為止,她連自家公司叫啥,都不知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因為,她覺得自己不需要知道。(實際上我不知道取啥名字。)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妹妹解釋了一通,她也沒多大困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因為她們兩個都明白,對方,能夠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正因如此,當江火得知,自家那個不知名的公司投了吳金四百萬后,她直接就聳了聳肩,無所謂道:“四百萬就四百萬吧,我這戒指就是它的十四倍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就當是他當初給我透露消息的利息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就是成為日后百億演員的投資人了嗎?這名頭,我不會亂說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要是有機會可以和他見一面,要是沒機會,那就算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事情我已經記下了,還有什么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還有什么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事情其實多著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除了演藝圈以外,其他的事情,江火不需要將其全部背下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她只需要知道,被她diss很多回的點娘是自家的,她們有騰訊和阿里有股份,以及那家她們都快忘記了的院線——除此之外,好像就沒啥別的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至于成龍、八爺和江致強?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回去了,這些人都會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些事情,到時候再說不就完了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既然該說的都已經說完了,看了眼時間后,江火便奪走了妹妹手中的資料。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與此同時,她還抬手,關掉了內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還有十個小時的航程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可以干很多事情。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福彩3d绝杀6码走势图 欢乐生肖全天免费计划 博远棋牌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11选5胆拖投注速查表 258竞彩下载 官网mg平台 时时彩五星组选120规律 山东时时抓获 重庆时时两期精准计划 下载好运时时彩人工计划 吉祥三公游戏下载 360彩计划app 云南时时计划人工计划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图解 天津时时有什么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