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569夢露(三)令人羨慕的愛情

    伊麗莎白-泰勒并沒有遮掩自己的行為,又或者說,這是她本能喊出的評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那倒吸涼氣的驚嘆聲中,她的言語與環境相比,顯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周圍眾人聽聞之后,皆表露出了然之笑,如此粗口,或許是這位風韻猶存的老婦人能夠給出的最高評價,因為玉婆當年,就是這樣當著瑪麗蓮的面,咒罵她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非常漂亮的女孩,不是么?”坐在玉婆身旁的伍迪-艾倫,并沒有扭頭探查的意思,而是靠在座椅上,認真的盯著銀幕,觀賞著內里的一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面對他的話語,才爆了粗口的玉婆倒是感慨的點了點頭,眉宇之間,流露出贊同的神色,但即便如此,她依舊沒有嘴下留情的意思,直言道:“她得慶幸自己死得早,若是讓她瞧見這一幕,她或許會拿起刀子,和其拼命的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尖酸刻薄’的言語,引來了嗤嗤笑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對于她這種干損行為,伍迪-艾倫可是沒有半點法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沒辦法,誰讓伊麗莎白-泰勒是整個好萊塢當中,最有資格評價瑪麗蓮的家伙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個只比瑪麗蓮小了六歲的玉婆,現在罵的越狠,便意味著斯嘉麗,演的越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錯,如果說片頭歌舞是對當年錄像帶的一種復刻,正式出場的第一個鏡頭,便能證明一切,天真清純的笑容,配合著貌美如花的身姿,不僅沒有強烈的違和,反而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泰勒可是熟悉不過,熟悉到她甚至想要,直接扯掉對方的偽裝。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來之前,她覺得西德尼是在頭腦發昏的情況下,才寫出那份影評的,但等她瞧見這一幕后,那種重生之念,瞬間冒出,但又悄然褪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斯嘉麗抓住了瑪麗蓮的精髓,又或者說,她能夠感受到江火描述的精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嬌憨遮掩了精明,清純融入了sexy。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跨越時空的相見,令玉婆出口成臟,但這聲‘bitch’,卻是她對瑪麗蓮,最好的問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劇本是你寫的?你在強調瑪麗蓮一直都知曉,她自己并不是一名出色的演員,她對那些技法流派的迷戀,幾近癡迷?她知道自己有多少演技,而且她也明白,當時的自己,已經在走下坡路了?她想要改變這一切,她不希望自己被人們拋棄,被時代拋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連珠炮似的詢問,令伍迪-艾倫搖了搖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然他很想承認,但事實,并非如此,“我們當初在寫劇本的時候,本想避開這一切,但,江火不讓,她說她要拍一個基于真實環境下的瑪麗蓮,而不是一個玩偶,一個傀儡,一個只會被人們幻想的對象,即便——這部電影的原著傳記,就是幻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玉婆挑了挑眉,老友的回答,令她有些意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調轉目光,找到江火所在的方向,借著銀幕上的亮光,快速掃了一眼。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無法捕捉到對方的面龐,但那種奇怪的感覺,倒是繚繞與心。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玉婆和瑪麗蓮斗了那么多年,看法評價方面可能會有所偏頗,帶有強烈的主觀色彩,但她一直堅信,瑪麗蓮之所以被稱之為神話,完全是因為她在正確的年紀,死掉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如果瑪麗蓮和她一樣,活到現在,那只有容顏的她,或許早就隕落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算留存在瑪麗蓮身旁的風情,能讓她吃上一輩子,但隨著容顏的逝去,沒人會再去了解干癟軀體下,是否留存著一個有趣的靈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一直是瑪麗蓮恐懼的痛點,也是她真正艷羨泰勒的原因;而現在,斯嘉麗已經模仿出了她的容顏,表露出了她的特點,并且,還在塑造那相似的靈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斯嘉麗-約翰遜很漂亮,漂亮到泰勒在觀影時,心中會有一種說不出的酸澀,可泰勒更明白,對方若是想要憑美貌立足于好萊塢,那她早就會紅得發紫了,但在收獲名利的同時,她或許也會和瑪麗蓮一樣,在三十歲的時候,往自己的喉嚨里,塞下一堆藥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為什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因為有著個人氣質的演員,根本就不適合拍電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們的魅力,是與生俱來的,是不會根據角色的不同,進行改變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算她們能夠改變,但那種強拗的做法,也會讓觀影之人產生一種極強的違和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所以——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斯嘉麗并不想賣弄身姿,在擁有黃金時代女神容貌的同時,她依舊想當一名演員。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正因如此,人們才難以從她的身上,找到屬于夢露的那種嬌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明白一切的她,眼神中時時刻刻都表露著一種精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若是她跟著你們拍戲,或許這輩子都不會接這部電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現在看來,她好像做了一個這輩子最為正確的決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輕靠在座椅上,泰特凝視著銀幕上的身影,臉上流露出一個極為懷念的表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充滿滄桑的面頰上,寫滿了感慨,因為她發現,斯嘉麗在賣弄美貌的同時,根本就不用擔心,自己的戲路,會被上帝賦予的容貌,給徹底堵死,因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因為她被江火,壓制的太久了。”陪在玉婆身旁的,除了伍迪-艾倫以外,還有克林特-伊斯特伍德這位老爺子,他在偏頭同時,也道出了玉婆心中所想的話語,“她一直在給江火作配,因為身材容貌而帶來的福利,早就被江火的光環給消磨光了,從《蝴蝶效應》開始,到今年的《從零開始》,有多少人會關注她的容貌?上帝給她留下的窗戶,被江火關上了,與此同時,江火還把上帝堵死的那道門,給她打開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錯,這是伊麗莎白想要說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正是因為江火的存在,拉著斯嘉麗拍了這么多年的戲,憑自己的光環,硬生生地磨掉了大眾對斯嘉麗的第一印象,在此情形之下,已經不再討論斯嘉麗美貌的他們,便能夠輕易的接受這個美艷角色,即便斯嘉麗做到了靈魂交融,那些已經習慣了的影迷,只會將其當成是斯嘉麗用心塑造而出的角色,他們享受斯嘉麗那種脫胎換骨般的感覺,并且不會彌留其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因為,這不是她的第一部作品。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給人更多的印象,其實是二女一直以來塑造的相愛角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至于其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每一種角色的出現,都會讓人產生一種極其新鮮的感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拿現在來說好了,銀幕上的風情,那種舔舐嘴唇的動作,直接就讓泰勒想起了瑪麗蓮,那是六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在那個瘋狂的年代,瑪麗蓮就和現在一樣,舔著自己的嘴唇,那種充滿孩童般的天真,那清澈的瞳孔,讓她迷離,讓她懷念。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她的注視之下,銀幕上的瑪麗蓮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小孩子氣般的抱著自己丈夫的胳膊,那種溢散而出的興奮,甚至能夠漫出銀幕,而一旁的科林,則是表露出一名粉絲該有的艷羨神色,他的目光,一直聚焦在瑪麗蓮的身上,被對方的笑容,深深地吸引;而費雯-麗,則露出矜持且禮貌的微笑,她對瑪麗蓮的美貌,表露出了忌憚,她生怕自己的丈夫勞倫斯會拜倒在瑪麗蓮的石榴裙下,被對方時時刻刻都展露而出的武器,輕易收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一幕倒是有問題!現實當中的勞倫斯,絕對不敢讓費雯-麗和瑪麗蓮見面的,我敢保證,那個瘋婆子若是瞧見瑪麗蓮,肯定會跳起來打爆她的腦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泰勒的喃喃自語讓身旁的那些老頭無奈搖頭,但他們明白,這位玉婆,已經入戲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和別的家伙不同,泰勒絕對不會和那些愣頭青一樣,被夢露的美貌,迷得是七葷八素,對于她這種親眼目睹過夢露真人的家伙來說,這部電影,真正吸引她的,并不是年輕人樣貌(雖然她的確得承認,斯嘉麗長得足夠漂亮),她更關注的,是這部電影對于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英國的還原,看著那富有時代氣息的服飾,凝視那些充滿年代感的道具,感受著當時人們的矜持,那種還原一切的細節,令她贊嘆萬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是那個叫克里斯托弗準備的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找尋這些東西,實在是太難為他們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除了那幾乎苛刻的細節外,斯嘉麗那拿捏自如的表演,更是讓她夢回二十四歲,舉手投足之間,彌散而出的sexy,那種不經意間,便能抓人眼球的絕代芳華,再加上那張高度還原的五官面龐——伊麗莎白得承認,這是自那個家伙逝去之后,還原度最高的電影,不僅是因為外表,更是因為繚繞在其身旁的氣場,那種給過她巨大壓力的氣質,令她笑了起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的人就算死了,也不愿意消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泰特抬手輕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微笑道:“這是體驗派吧?只會停留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理論中的純正體驗派,人戲合一的境界啊,她是怎么做到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決定要來之后,泰勒便讓自己的孫子,購來了與斯嘉麗有關的所有影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觀影之時,她便發現,斯嘉麗和瑪麗蓮差不多,走的完全是好萊塢最主流的方法派道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現在,看著銀幕上,瑪麗蓮向迷戀自己的科林投去淺笑目光,非常熟絡的向周圍散發著自己的魅力,將青澀的科林,完全吸引,表露出羞澀且多情的笑容時,那種從骨子里流露而出的玩弄鼓掌之舉,讓泰勒搖了搖頭,言語,變得更加惆悵,“太精彩了……她就和瑪麗蓮一樣,舉手投足之間,便能拉扯著其他的家伙,讓他們做出一些本能反應,這就是瑪麗蓮的天賦,更是她的悲哀,因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泰勒似乎是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評價下去,但身旁的克林特,倒是恰到好處地接過了話茬,“因為,這不是瑪麗蓮想要的一切,她只是想要一個能讓自己放松的傾訴對象,而不是那個只會迷戀自己外表,并因此而裝模作樣,假裝停留的家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想把這所有的一切,講給鏡頭后的家伙聽,而不是與之產生強烈的化學反應,表露出真摯情感的家伙聽,她要的,壓根就不是那種相互吸引的感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克里特的言語,令這位已經上了年紀,一只腳踏進棺材里的玉婆愣了一瞬。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沒有立刻給出自己的評價,因為對方的見解,和她的真實想法,有些偏頗。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在觀影之時,她并沒有爭執的意思,而是盯著銀幕,想要尋找對方所說的一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與開頭的十二分鐘不同,影片到了現在,那凌厲的閃切風格,直接就被江火摒棄,正常的速率,漂亮的鏡頭,配合著演員們那富有節奏,層次分明的表演,令本該尷尬緊繃的劇情,變得異常地輕松:鏡頭,就是他們的眼睛,勞倫斯這位英國爵士的做作傲慢,在鏡頭的剖析下,展露無遺,而那隱匿在內心深處,對瑪麗蓮的迷戀,更是在庖丁解牛般的技法下,一點一點被剝去偽善的外衣——江火壓根就不怕被人罵,因為劇本是那些老頭寫的啊!當然了,在此情形之下,勞倫斯的妻子費雯-麗,展露出了哀愁與沮喪,她羨慕瑪麗蓮的容顏,她感慨自己已逝的年華,她對丈夫充滿了不信任,因為精神疾病而產生的自卑與自我猜忌,那種隱匿在高傲透露之下的可憐靈魂,被江火拿著放大鏡,一點一點地展露了出來;至于夢露的丈夫米勒?作為一名作家,二十世紀美國戲劇三大家之一,他的身上,有著文人的傲氣,妻子那種招蜂引蝶的行為,令他非常不滿……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至于科林,這個富二代,他的身上,也有著很多的亮點:貴族出身,但并無傲氣,懷揣夢想,但卻不知道該從何下手,迷戀漂亮的驅殼,經常會因此而陷入迷茫,但那種對美的追求,難道不是人之天性么?他雖然是個貴族,可影片中的一舉一動,皆給人一種謙遜之感,和勞倫斯的傲慢身影相比,他年輕,也可愛;當觀眾代入他的視角,剖析整個世界時,那年歲驟減,夢回青春的感覺,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令人懷念……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描述這些配角的時候,江火往往采用的是敘事鏡頭,喬納森在剪輯之時,也會將節奏適當放緩,但一旦夢露出場后,那炫技式的手法,頓時和其它場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就是世界的中心,有她存在的地方,所有的人,都會變得黯然失色,配合著那亮眼榮光,巨大的信息量也被江火拋撒而出:瑪麗蓮抵達英國之后,整個世界,仿佛都被注入了一股別樣生機,和之前那種死氣沉沉地工作環境相比,現在的片場,頓時運轉了起來,無數華服被運抵了片場,工作人員也是容光煥發,雖然工作依舊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但那些人工作人員,那些演員所表露出來的激動,讓整個世界,變得更加的亮麗。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仿佛瑪麗蓮就是他們的生命,是他們人生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而當劇組人員全部準備就緒,就差瑪麗蓮到場開拍時,掃了眼腕表時間的勞倫斯對瑪麗蓮這種遲到之舉,有些不滿,他沖著科林挑了一眼,示意讓他,去請對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和之前那種神交不同,這是科林第一次和瑪麗蓮正式接觸。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站在瑪麗蓮的休息室門前,他躊躇了一會兒,那種即將觸夢的猶疑,贏來了一陣輕微的贊嘆,但很快,他還是敲了敲門,與此同時,那充滿格調的問候,也將良好的修養,展現了出來,“夢露小姐?勞倫斯爵士前來問候,他已經準備好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瑪麗蓮還沒準備好。”拉開大門,老氣橫秋的女人沖著科林點了點頭,“她還在準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是福克斯應瑪麗蓮的要求,給她特地請來的表演指導老師,那副生人莫近的模樣,看得大伙心里憋悶,恨不得脫下腳上鞋子,直接抽在對方的臉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過,話雖如此,戴著眼鏡的她,依舊讓出了半個身子,如此一來,身著黑衣,單手撫額的夢露,也自然而然地出現在了鏡頭之中,攬鏡自照的她,似乎有一些疲倦,單手撐著腦袋,雙目微微閉合,那種沮喪之感,瞬間呈現,但在聽到二人的交流聲后,她依舊抬頭,目光上挑,透過鏡子,打量起了這位前來傳話的小年輕:鏡子中的她,沒有化妝,和之前那種精修過的風情相比有著明顯的差別——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不丑,又或者說,即便素顏出鏡,她也非常的漂亮,但和那種舉手投足之間,鎮壓一切的巨星氣場相比,現在的她,看起來非常的脆弱,非常的敏感,非常的平凡。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就是這種平凡,卻讓貴族出生的科林,第一次有了戀愛般的感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鏡頭切到他的面前時,流露出關切神情的他,雙眸中,充斥著對未知的渴望:他想要去了解陷入沮喪的夢露,他想要去安慰她,呵護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或許是因為暗戀許久之后的情感爆發,但又更像是真摯心地的善良與年輕人的幻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種發自內心的關心,自然引起了瑪麗蓮的注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通過鏡子,四目相交。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感知到科林內心真實想法的瑪麗蓮,那疲倦的眼睛里,瞬間閃過無數思緒。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有臺詞,只是平平無奇的盯視對方,微挑眉頭的她,面部線條頓時放松了下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對于那突如其來的關切,她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驚喜——此刻的她,被即將到來的劇本試讀會所困擾,她不知道該如何入戲,她不明白自己是否能夠吃下這個角色,在這個重要關頭,她想要找人傾訴自己的內心,她需要旁人給以她更多的寬慰,而科林這突如其來的關切,令她有了一種得到的滿足,令她驚喜萬分,令她開懷面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她嘴角勾起一抹名曰回應的笑容時,接受到精準情感的科林,瞬間變得開朗起來,喜悅占據了他的雙眼,布滿了他的面龐,而與此同時,瞧見那青澀笑容的瑪麗蓮,更是單手捂面的夢露,表露出歉意的笑容,“抱歉,我形象不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在這個時候,特寫出現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種孩子氣的舉動,給脆弱的她,平添了幾分別樣魅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單眼盯視了幾秒,似乎是被科林那種可愛的表情給感染了,本還充斥著公式化笑容的面頰,宛若花朵一般,徹底綻放,那撲面而來的快樂,是她內心想法的真實體現,但笑了幾秒后,她仿佛又發現了什么,她似乎覺得不應該在去勾搭著清純男孩,于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垂下了頭,收斂了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與此同時,隨之消失的,還有那令人憐惜的憔悴與疲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然她好像并不愿意和科林分享自己的內心,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發泄了數秒的她,已經非常滿足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原來如此——”看到這兒,伊麗莎白更是感慨萬千。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飾演科林的英國演員,的確是本色出演,他對夢露的愛意,都寫在臉上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種最為真摯的化學反應,使得整條感情線,變得非常飽滿。”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是,瑪麗蓮的感情,完全是通過剪輯做出來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是說她沒有,也不是說她使用了方法派、表現派,而是她所有的行為,都不是對戲中的人物做的,她對著鏡頭拋媚眼,她對著鏡頭放肆大笑,她對著鏡頭黯然神傷,她對著鏡頭表露滿足……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沖著鏡頭后的那個人去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到這兒,伊麗莎白更是皺起了眉頭,在她的記憶里,江火和斯嘉麗,似乎好了很多年了吧,這么多年之后,她們依舊能夠拍出戀愛時的青澀感覺?這——這簡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簡直讓人難以理解,不是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伍迪-艾倫雙手合起,即便在看這個鏡頭,他依舊感覺到了,那透過鏡頭,綁縛一生的情愫,就如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剛才所說的那樣,影片中的夢露,的確是在談戀愛,但她不是在和科林談戀愛,而是和鏡頭背后的江火,談戀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種時時刻刻流露而出的情感,是整部影片最難做到的一點,又或者說,這是所有愛情導演都想把控的一切,那種相戀時的青澀與美好,是無法用方法派,表現派等技法手段來完善的,而正是因為它必須真情流露,所以每當它出現時,都是那么的彌足珍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伍迪-艾倫得承認,就算自己善于把控感情,但這種真實存在的東西,他這輩子,或許都拍不出來了,因為這不僅需要導演和演員談戀愛,還需要她們在拍攝這一段時,正好處于相識相交的初戀期,多一分情感,則太過,少一分情感,則無法成事——雖然江火和斯嘉麗早就過了這種階段,但正是因為她們過了初戀,所以現場的這些老頭才會費解,這種只會停留在記憶之中,只會轉瞬即逝的感情,到底是怎么拍出來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熱戀和初戀,那完全是兩個概念好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種過程,不可逆,但江火和斯嘉麗,偏偏就倒帶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不知道江火和斯嘉麗是如何拍出這一幕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他們明白,正是因為不可能中的可能,才讓這一幕,變得更加絢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斯嘉麗今年多少歲?二十二?還是二十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如果她真的能夠把控自己的感情戲,即便得在江火的刺激下才能做到這一步,那以后的任何劇本,也都沒別人什么事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們到底是怎么樣才能做到這一切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初戀、熱戀、平凡……這些過程能夠隨意切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已經超脫了人戲合一的犯愁好么!這完全就是肆意掌控自己的人生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現在,伊麗莎白,是真的酸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不是在酸夢露,不是在酸這個老朋友后繼有人,她不是在酸電影,不是在酸這個貼近事實,但又高于事實的劇本,她是在酸斯嘉麗,在酸江火,對于她這種經歷了無數次婚姻的家伙而言,這種兩人之間,情感隨意拉扯的行為,才是她,真正想要的一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今天初戀,青澀會面,明日熱戀,相擁而吻,后天平凡,攜手相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種每一天都有別樣感覺的生活,才特娘的是人們羨慕的愛情好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不僅是她想要的,更是夢露想要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或許是因為,斯嘉麗還沒長大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聽說,迪士尼把樂園借給江火了,在斯嘉麗生日的那一天,電影上映的那一天……”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斯嘉麗每天爬起來,都會發現世界有變化,或許是這樣的情感,才能讓她們的感情,變得更加混雜,但又更加的清爽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伍迪-艾倫的幽幽言語,令伊麗莎白陷入沉默。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算有著萬千解釋,也阻礙不了一個事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夢露》會是今年頒獎季最強的電影,沒有一個女演員能比得上她,沒有一位導演,能比得上她,那鉆石一般的表演,隨心所欲的拍攝,讓伊麗莎白挑不出毛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甚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還有些羨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想要這種愛情,一直都想要……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徐州人合买大乐透中大奖 北京pk走势图分析 三肖三肖期期中特免费 极速时时是官方的么 东莞沐足店长招聘信息 玩炸金花怎么出老千 北京pk历史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带线 快乐十分天津玩法 深圳快乐时时走势图 2020娱乐平台 王者荣耀李白x貂蝉床文 中国橄榄球协会aone品牌 吉林时时早上几点开 上海11选五走势图500 扫码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