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回大唐 第八十七章 無痕

    若是在平素,小姨子的話語房俊絕對依從,以他對晉陽公主的寵愛,想要天上的星星那就絕不會去摘月亮。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是今日確實酒飲的多,心情過于興奮,拒絕了小姨子的好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惹得小姨子鼓著嘴翻了個白眼,很是不快……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李泰插話道:“六郎說得不錯,你那首詩簡直是……不忍卒讀啊!倒是這一句‘酒逢知己千杯少’還不錯,只是不知唯有這一句,還是有成詩在胸?”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房俊醉眼惺忪,聞言脫口說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遙知湖上一樽酒,能憶天涯萬里人……不過這不是微臣所作,是歐陽修作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李泰嘖嘖嘴,品味一番,奇道:“這首詩近乎于白話,但是其中韻味悠長,很是有幾分功底,這歐陽修何許人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房俊腦袋一晃,瞬間清醒過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歐陽修何許人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跟你說了你也不認識,帶你去見他……咱也去不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得打個哈哈,道:“昔日于江南山中偶遇的一個倔強老頭兒,性子執拗得很,但是很有才華,微臣亦曾想舉薦其入朝為官,卻被其所拒,自號‘醉翁’,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間也……如今怕是早已不知去處,不談他,不談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間也……好心胸,好氣度!此等奇人乃是滄海遺珠,堪稱驚才絕艷,縱使不能入朝為官報效君王,與之結交一番亦是人生快事,豈能就這么錯過呢?可惜,可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李泰搖頭晃腦,滿是嗟嘆,自斟自飲了一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廝骨子里就是個文青,此刻聞聽這么一句,頓時心癢難撓,恨不得能在江南與此等奇人偶遇,泛舟載酒暢游湖上,把酒言歡人生幾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房俊今日有些過量,酒至酣處,已然有些眩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陽公主早就在注意著自家郎君,見到他憨態可掬,趕緊命侍女將其攙扶下去歇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坐在一旁一直默不作聲的聿明雪起身,道:“還是我去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陽公主見她與一眾公主王妃格格不入,留在這里亦是別扭,也不疑有他,便頷首道:“那就有勞聿明姑娘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聿明雪粲然一笑:“殿下放心。”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帶著兩個侍女,將醉醺醺的房俊攙扶走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屋外清風朗月,微風拂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喝醉酒的人最怕見風,剛剛在店內房俊還能有說有笑,只是腳步有些虛浮,這會兒被山風一吹,整個人都頭暈目眩起來,身子軟軟的靠在兩個侍女身上,差點將兩個嬌俏的侍女壓倒在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看著侍女一頭香汗銀牙緊咬,免禮支撐著的模樣,聿明雪便伸手將房俊接過,任由他一條手臂搭在自己香肩上,自己則環住他粗壯的腰身,穩穩當當的將其攙扶著。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后院早已預備了精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在山腳處,一排精舍掩映在翠竹之間,山風吹動竹葉沙沙作響,一條小溪由山上流下,自精舍旁蜿蜒而過,溪水潺潺,反射著天上月光,水流粼粼。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景致幽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將房俊攙扶至屋內,聿明雪將兩個侍女斥退,親自打水為房俊擦了頭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窗外明月高懸,月光自窗戶灑進來,地上宛若成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床榻上的男人睡得正酣,月光照在他的臉上,濃眉如刀、山根高聳,平素有些微黑的臉容此刻亦顯得潔白英朗,聿明雪微微俯身,春蔥一般的手指頭輕輕婆娑著男人的眉毛,鼻梁,嘴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心里如火燒一般滾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半晌,她才直起腰肢,轉身來到靠窗的木桌旁,自懷中掏出一個藥丸捏碎,藥末放入一個杯子中,然后提起水壺斟了一杯水,輕輕搖晃幾下,藥末便溶解在水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輕輕咬著嘴唇,聿明雪臉兒有些滾燙,回身側著坐在床頭,將房俊扶起,杯子湊到他的嘴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宿醉之人最易口渴,迷迷糊糊的房俊一口就將杯中的水抽干,嘖嘖嘴,再度沉沉睡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是睡夢之中卻覺得越來越熱,使勁兒的扯了扯衣領,似乎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一股燥熱的氣流在體內涌動,渾身的血氣似乎都要沸騰起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月色之下,一個腰肢如柳、膚白勝雪的身形鉆進他的懷中,冰涼的肌膚貼上他的胸膛,頓時令他舒服的輕吟一聲,一把攬在懷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窗外月光如水,風吹竹葉沙沙作響,地上的影子亂成一團……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對于房俊這樣來自于未來的人來說,唐朝最大一個好處,便是食物的原生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絕無任何添加劑,化肥、農藥的使用率為零,這就保證了食物的純天然,是真正的綠色食品。而房家酒坊生產的蒸餾酒,亦是采用多年窖藏的原酒蒸餾加工而成,這種就度數極高,酒醉之后昏昏沉沉如墜云端,除去口渴之外,并無其他頭疼、惡心等等宿醉之癥狀。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待到房俊翌日酒醒,除卻渾身綿軟無力,精神尚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躺在那里伸了個懶腰,窗外照射進來的陽光有些刺眼,瞇著眼,回味著昨夜的春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將手伸進被窩,在要害處摸了摸,并無異常。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心中卻不由感到奇怪,最近雖然并未放縱聲色,但家中嬌妻美妾溫婉可人,蕭淑兒未曾誕下麟兒,所以亦是勤墾不輟,怎地忽然作出這等夢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偏偏又感覺如此真實……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屋外侍候的侍女發現房俊醒來,趕緊入內給他換上干凈的衣袍,又打來清水伺候他梳洗一番,問道:“二郎是出去用早膳,還是奴婢將早膳端進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房俊甩了甩胳膊,邁步向外走去,便走便道:“跟大家一起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出了精舍,左邊即是道觀之中平常用膳之處,房俊到來之時,唯有李泰、長樂、高陽、晉陽等數人正在用膳,其余諸如王敬直夫婦、蜀王李愔等人都已經離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李泰正就著稀粥吃著烤饃,見到房俊進來,便笑道:“二郎這酒量當真了得,一個人放翻一群,本王甘拜下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房俊揉了揉腦袋,坐到高陽公主身邊,看著高陽公主溫婉的給他夾了烤饃,隨口應道:“不行不行,往后可不能這么喝了,要人命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陽公主嗔道:“你還知道要命?瞧瞧昨晚那酒喝得,好像這輩子就這一回了似的,往后可別這樣,酒大傷身,顧惜著自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是是是,殿下教訓得是,微臣領受懿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油嘴滑舌,趕緊吃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兩口子拌了幾句嘴,房俊偷偷瞥了一眼長樂公主,這位殿下玉容清冷,一言不發,小口小口的喝粥,眼皮都不抬一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倒是晉陽公主起身夾了一塊腌漬的鹿脯肉,房俊連忙道謝,便得了晉陽公主一個大大的笑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還是小姨子貼心吶,大姨子什么的,小肚雞腸最討厭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吃到一半,房俊這才想起:“聿明家那個丫頭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陽公主道:“早早起來便告辭回城了,說是家中有事尚要處置。”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房俊頷首,不以為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聿明氏傳承久遠,本事自然是大的沒邊兒,但是這股子神神秘秘的行事風格很是讓人受不了,說不定何時便消失一段時間,不知何時又陡然冒出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李泰喝著粥,說道:“明日本王打算親自去一趟江南,王家雖然答應將那些產業捐贈出來,可到底心中忿忿難平,怕是要弄出什么幺蛾子,本王去坐鎮,他們也得顧忌一些。更何況那些產業之中尚有江南士族的不少份子,可不能讓他們輕松抽出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位殿下嘴里含糊不清,絲毫沒有一絲半點皇室教養,就連“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都丟掉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也不知從何時開始,李泰似乎愈發厭煩那些個繁文縟節,漸漸向著大道至簡的境界前進,說好聽的叫做“返璞歸真”,說難聽的就是越來越不要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此去江南,哪里是害怕王家弄幺蛾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分明是舍不得江南士族將王家產業之中的份子抽出去,這廝就是屬貔貅的,吃進嘴里的東西,堅決不拉出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房俊想了想,道:“這件事,江南士族到底是無辜的,只是被王家牽累。若是殿下不允他們抽出份子,恐怕會惹得他們心生抵觸,于大局無益。這樣吧,殿下此行,微臣給您幾個書院學子的名額,另外在修書蘇定方,讓其配合您行事,總歸要一手棒子,一手甜棗,那才是王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李泰眼下嘴里的烤饃,贊道:“二郎行事,最是妥帖,這份人情本王領受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买足球竞彩会赚钱吗 利达娱乐能赚钱吗 看牌抢庄快乐版 重庆时时开奖分析软件 极速赛车计划最准qq群 江西新时时技巧qq群 二人扑克牌可以玩什么 新疆时时彩助赢软件 加拿大28手机版下载 四川时时玩法介绍 百人牛牛手机游戏下载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计划 信汇在线3 二八杠生死门看牌算法 火龙果app安卓下载软件 ag电子游戏动物狂欢多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