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九十九章【大長老】(上)

    陳昊東掛上了電話,他鐵青著臉,臉色的變化并沒有瞞過麻雀的眼睛,麻雀看到他的樣子就猜到一定有大事發生,輕聲道:“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煩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陳昊東搖了搖頭,他起身道:“不好意思,我有點急事先走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眨了眨眼睛,她也沒有挽留,出于禮貌起身送陳昊東,可此時電話又響了,這次的電話是打給麻雀的,麻雀拿起電話聽到那頭低沉的聲音,就稱呼道:“鄭叔叔。“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打來電話的是盜門大長老鄭萬仁,鄭萬仁先跟麻雀寒暄了幾句,而后才切入了正題:“麻雀,你有多久沒有見到福伯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愣了一下道:“有陣子了,我這次回國想去探望他,可是他避而不見,我只好將禮物留下走了,我都不明白什么時候得罪了他老人家。“說起這件事麻雀透著委屈。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道:“看來你們是有段時間沒聯系了,福伯剛收了一位關門弟子。“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啊!我都沒聽說,過去我苦苦哀求他讓他收我為徒,他總說不能亂了規矩,就是不肯收我,現在居然收徒弟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道:“說起來他的這個關門弟子你也很熟悉。“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您別賣關子了,我還真猜不出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道:“羅獵!“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怎么?怎么可能?“麻雀的聲音中透著不可思議。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道:“說起來羅獵認識他還是通過你吧?“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馬上從他的話中聽出了其他的意思,她鄭重道:“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福伯收羅獵為徒,怎么可能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從她的語氣中已經判斷出她應當對此并不知情,語氣有所緩和:“麻雀啊,羅獵去滿洲之前有沒有說過要去見福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我怎么知道?他就算想去也不可能對我說。“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聽出了她的不悅,輕聲道:“麻雀,不如你和福伯聯系一下,問問到底什么情況?“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聽出他對這件事的關切,嗯了一聲。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掛上鄭萬仁的電話,麻雀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自己和福伯之間的關系其實已經變得生疏了許多,雖然她知道如何聯絡福伯,可如果冒昧地發電報過去,未必能夠獲得他的回應,至于直接過去跟他見面,麻雀又擔心遇到羅獵一家,到時候難免會讓人懷疑自己的動機,麻雀猶豫再三終于還是決定給福伯寫一封信,真正提起筆來,才覺得好難,麻雀感覺周圍人都變了,包括她自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在書房內斟酌了就快一個下午,仍然沒能完成這封信,直到黃昏的時候,程玉菲又過來找她,麻雀想盡快寫好這封信的念頭徹底泡湯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來找麻雀并非是要了解案情,包括葉青虹被襲擊的案子到現在都毫無進展,程玉菲的心情也大受影響,干脆推了所有找上門的工作,給自己放一個假。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聽說她在放假,不由得笑了起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你笑什么?幸災樂禍是不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可不是幸災樂禍,我就是覺得有些奇怪,你這么一個工作狂居然會知道放假。“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人又不是機器,總會感到累得對不對?“她端起咖啡品了一口道:“過去我以為天下間沒有破不了的案子,任何犯罪都會留下蛛絲馬跡,可我現在發現事情沒有我想像得那么簡單,即便是我知道答案,可能這輩子也找不到解題的途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望著程玉菲從她這句話中感到了那么一絲絲的悲觀,麻雀道:“話也不能這么說,玉菲啊,其實你已經很出色了,在黃浦的偵探界,誰不知道你程玉菲的大名,巡捕房遇到解不開的謎題,又有哪一次不是第一個想到找你。“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麻雀,我不瞞你,我對這個時代失望了,確切地說,我對這個社會已經開始失望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眨了眨雙眸,這還是自己過去認識得那個樂觀積極的程玉菲嗎?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過去我以為真理必勝,可現實卻是謬論占據上風,我以為正義必然得到申張,可結果卻是邪惡大行其道,我以為可以通過正確的手段來維護法律的尊嚴,可是那些卑鄙的小人一次次利用見不得光的手段踐踏法律的尊嚴,你能不能夠告訴我為什么?為什么這個社會會變成這個樣子?“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搖了搖頭,她不是政治家,她給不出答案。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難道人只有變得勢利,才能在這個社會中生存?“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仍然沒有說話,她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他的一生將所有的熱情和生命都投入到了學術中去,可他最后又得到了什么?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發了一通牢騷,卻又嘆了口氣道:“說了你也不懂,你現在……“她欲言又止。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卻因她未說完的這半句話而惱了起來:“我現在怎么了?我沒覺得自己有什么改變?是你們覺得我變了,你這個樣子,羅獵這個樣子,你們所有人都是這個樣子!“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被麻雀突然的憤怒給弄懵了,怔怔望著麻雀道:“你發什么火啊?有毛病是不是?“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你才有毛病,我知道你心中怎么看我。“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給了她一個白眼:“懶得理你,走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道:“不許走,好不容易抓住你陪我聊天,想走可沒那么容易。“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嗬,你是這是賴上我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兩人對望了一眼,同時又笑了起來,麻雀道:“你把話說清楚,你說我現在怎么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你還來勁了,我的意思是你現在最好不要和陳昊東那些盜門中人走得太近,畢竟他們也不是什么名門正派。“麻雀放開她的手腕道:“你真這么想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點了點頭道:“我只是不想我的好朋友被人騙。“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告訴你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說,別跟我在這兒賣關子。“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盜門剛剛出了一件大事,盜門長老德高望重的福伯收了一位關門弟子,這位弟子叫羅獵。“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真是意想不到了,她瞪圓了雙目:“什么?怎么可能?“羅獵離開黃浦沒幾天,居然就拜了一位盜門長老為師,難道說羅獵這次去滿洲的目的不是為了散心,而是另有想法?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羅獵這個人的想法誰都猜不透,我早就知道他不會放下這件事。“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你以為他去滿洲就是為了這件事?就是為了對付盜門?“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沒說話,她心中的確是這么想。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我雖然不如你認識羅獵的時間長,可是我對他也算是有些了解,羅獵為人正直,做事光明磊落,胸懷寬廣,普通的小事他也不會放在心上,可這次無論是誰襲擊了葉青虹,都已經冒犯了他的底線。“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道:“他曾經說過陳昊東剩下兩個選擇,要么離開黃浦,要么埋在黃浦。“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程玉菲道:“當時那種狀況下,他說出一些過激的話也很正常。“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麻雀搖了搖頭道:“羅獵這個人很少說過激的話,他說過的話往往都會兌現。“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陳昊東因這個突然的消息心情變得極度惡劣,本以為羅獵離去之后,自己可以暫時不去考慮他的事情,可沒想到羅獵離開黃浦并非是選擇主動退讓,而是要對付自己,至少陳昊東這么看,以羅獵個人的力量想要和整個盜門為敵顯然是不明智的,所以他才會去找福伯,嘗試從內部分化盜門,現在的羅獵已經是盜門長老的弟子,同門相殘乃是盜門大忌。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陳昊東憤憤然走進了鴻運商行,梁啟軍在這里等他,陳昊東雖然在電話中已經得知了羅獵拜師的消息,可仍然想當面證實一下,他推開了辦公室的房門,看到梁啟軍正站在辦公桌前,畢恭畢敬地為一位帶著禮帽身穿長衫的瘦小老者點煙。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陳昊東整個人愣在了那里,內心中的一股無名火瞬間燒了起來,這老者就是盜門大長老鄭萬仁,陳昊東的憤怒在于鄭萬仁來到黃浦而自己不知道,梁啟軍這個混蛋竟然沒有在電話中通知自己,這證明什么?證明鄭萬仁對自己不滿,證明他對自己的信任甚至還比不上一個黃浦分舵的舵主。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梁啟軍看到陳昊東出現,向他笑了笑,陳昊東卻沒有給他任何的好臉色,梁啟軍當然明白陳昊東惱火什么,他向鄭萬仁道:“長老,少門主來了,我先出去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點了點頭道:“好。“他抽了口煙,吞吐出一團濃重的煙霧,即便是在房間內,他仍然沒有摘下禮帽。陳昊東道:“鄭叔什么時候來的?“他不由得想起了此前麻雀所說的那句話,心中更加郁悶,看來麻雀也已經知道他來到了黃浦,原來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其實他是誤會麻雀了,麻雀只是隨口那么一說,她也沒有想到鄭萬仁已經來了。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道:“你不想我來啊?“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陳昊東笑了起來:“鄭叔,您誤會了,您能來黃浦,我從心底高興。“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鄭萬仁道:“我權且當你說得是真心話,昊東,如果沒有要緊事我是不會來的,我這個人樂得逍遙自在,恨不能現在就將所有的事情都放手,可是……“他停頓了一下,抬起頭,宛如老樹皮般溝壑縱橫的臉上,一雙深邃陰冷的眼睛盯住了陳昊東。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都市鄉土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时时挂机方案 甘肃快3走势图 中国福利彩快3走势图 快乐十分钟预测在线软件 pk10算法加减5公式 重庆时时开奖玩法 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全年资料公式规律 时时黑客组织交流群 河南快3走势图今天 快速赛规律 快三计划群有托的吗 一个号中特 快乐时时查询 快乐十分历史开奖号砂 广西快乐十分必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