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顆大心臟 第七十七章 還是大佬厲害

    孔捕踩著血影追魂穿梭叢林,實際上他差不多是行走在最前方,僅僅錯了鐵藍心一個身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的附近,有蓋子柳和鐵藍心兩位內力境高手,一前一后,隱隱護著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孔捕的作用便是預警和發現,這一行諸多好手,許多都知曉他雖然只是處于換血境,卻有百丈聽覺之能,這時也愿意保護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也是他們不知道,孔捕的實力比他們認為的要強的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山林中,格外的靜謐,除了身邊的腳步聲,就連鳥獸的鳴叫似乎都幾乎絕跡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嗡嗡嗡~嗡嗡嗡~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忽然,奔跑中,一陣密集繁雜的聲音開始傳入孔捕耳中,這異響聲讓孔捕不由眉頭一皺,腳下的速度立馬減緩了許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眼神閃爍,這個聲音讓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在水水星上時,一段極其不好的經歷。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該不會是同樣的東西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什么發現?”這時蓋子柳低聲問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事,前面好像有一些蜂。”孔捕答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豈止是一些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蜂群振翅的嗡鳴聲頗有些讓人震耳欲聾,方圓百米都是清晰可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陽光下,諸人都能看到那一個個巨大的蜂窩,掛在陡峭的巖壁上、大樹枝干上,粗略一數,密密麻麻有上百之數,一只只有成人手指大小的黑黃色殺人蜂出出進進,根本數不清有多少只。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孔捕頓時倒吸一口冷氣,狠狠吞咽了一下喉嚨,倒退兩步,臉色略微有些發白,頭皮發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還記得他前世小時候,和孤兒院的小伙伴去山上采松果,孔捕順便捅了一個人頭大小的馬蜂窩,那馬蜂炸窩的場景直到現在還歷歷在目,絕對是童年陰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僅是在前世,這一世在下河村之時,大概是在孔捕七歲的時候,就有和他一起玩的倒霉孩子去用石頭砸馬蜂窩,害他蟄的滿身是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此時此刻,面對這童年陰影,即使孔捕已經可以一拳捶死大象,也是有些難以跨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怎么會有如此多的毒蜂聚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可如何過去?我等若是不小心驚動了毒蜂,這后果不堪設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諸人議論紛紛,也頭皮發麻的厲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種殺人蜂本就進攻性極強,而且毒性同樣很強,能讓人心臟受損,他們身上的解毒藥對其不怎么好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蓋子柳將手中的地圖攢成一團扔掉,早知道應該把鄧威二人帶來,而不是靠一張地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片危險的區域,在地圖上根本沒有標注出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很快眾人不得不接受了一個現實,想要深入山中,這里是必經之路,繞不過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穩妥一點的辦法就是先處理了這些殺人蜂,然后再過去。冒險一些,就是直接橫穿過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眾人商量著解決辦法,議論紛紛,卻都沒有什么切實的好辦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時,鐵藍心站了出來,臉帶輕笑,吸引了所有人都注意力。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過諸人可不敢對這位有什么不該有的想法,都知道她是金章使,還是業州總司派來的高手,誰敢不尊敬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諸位勿急,此事不難解決,都到我身后去,我來解決此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鐵藍心淡淡開口,言語中充斥自信,她雖是女子,諸人卻也都相信她,相信一名內力境高手不會無的放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姐,你要用那一門武學?”這時,鐵海鯤兄弟倆走近問道,得到確定回答后臉色古怪,直接退后到了七八丈開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諸人看到這一幕也升起了好奇心,是什么樣的武學能讓兩個同位內力境的高手直接變了臉色,于是也都隨著鐵海鯤兄弟兩人退出好遠。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孔捕當然也是隨大流,站到了人群中,甚至他也已經隱隱猜到了鐵藍心要做什么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鐵藍心向前走了十幾步,她丹鳳眼掃過身前那些蜂巢,伸出右手化作掌刀,在旁邊的大樹上隨意一砍,仿佛是刀子切過熱豆腐一般隨意,大樹立馬斷折。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然后鐵藍心用手一抓一推,大樹便飛了出去,嘩啦啦一陣亂響,樹枝斷折,有許多個碩大的蜂巢被砸落下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嗡嗡嗡~嗡嗡嗡~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殺人蜂們炸窩了,振動著翅膀在半空中形成一塊烏云,而且還不斷的有殺人蜂加入其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它們搜尋著罪魁禍首,最終席卷著空氣,嗡嗡嗡的朝著鐵藍心飛了過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諸人眉宇間都是露出緊張之色,這種情形,放他們任何一人去面對,不出一刻鐘便只會剩下皚皚白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諸人都屏住了呼吸,看著鐵藍心的下一步動作。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殺人蜂正在襲來,鐵藍心不慌不忙的雙腳在地面重重一踩,身子整個瞬間矮了幾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她張開嘴巴,仿佛是天狗食日鯨吞水一般,猛地吸了一口氣,眨眼之間就看到她的胸腹略微有些鼓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吼~!”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片刻之后,一聲暴喝就從她的口中發出,如獅虎咆哮,又如雷霆巨響,一股無形波浪呈扇形,瞬間掃過鐵藍心的前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無形波浪掃過,有些較細的樹木枝干直接被吹斷,呼啦啦作響,一些樹木甚至出現了傾倒之狀,而那些俯沖下來的殺人蜂氣勢洶洶,卻仿佛撞到了攪碎機中,身體瞬間四分五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場面過于壯觀,數以萬計的殺人蜂組成的烏云,幾乎在同一時刻被無形波浪掃過,化做了一片片細小的尸體碎片,仿佛是下雨一般灑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鐵藍心的身后極其安靜,諸人臉色有些呆滯,尤以孔捕為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鐵藍心的吼聲雖然不是針對他,但入到他耳中卻是格外的響亮,仿佛是一聲鐘鳴在耳邊驟然響起一般。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所以說,有時候耳朵太好用了,也沒有好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解決了蜂巢的麻煩,諸人頓時上前紛紛恭維一番。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而鐵藍心的臉色也不太好看,有些發白,頭冒虛汗。看來這一聲巨吼,也耗費了她不少力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孔捕耳朵從鐵藍心的吼聲中恢復過來,便聽到了前方一些痛苦的呻吟叫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踩著遍地的殺人蜂尸體向前一看,是數十名被吼聲震的七竅流血的血神教人。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他們身旁是一些弓箭和幾罐火油,看來是想要借助殺人蜂的力量阻礙孔捕他們,卻沒想到被殃及池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湖北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三豹子最长多少期 黑龙江时时几点开奖 青海快三2019060322 3d近50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500票网 王中王开奖一马中特 腾讯时时彩开奖记录 网赌Ag真人人为控制 3333美国美女 扑克牌斗牛 养老时时计划软件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最新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和值走势图 冰球突破哪儿可以试玩 石家庄按摩实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