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06章 半推半就的順了殷立

    次日清晨,大司農受宋大中之托到馬府說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是好事,馬忠招待大司農喝茶,應下婚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茶畢,送走大司農,馬忠到女兒閨房敲門:“開門,爹有事跟你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馬寧兒知道老爹要說什么。昨晚,宋大中跟她許諾過今天會派人過府說媒,她回府后,開心得一夜沒睡。剛才聽說大司農過府,她便猜到是來說媒的。馬寧兒畢竟是女兒家,面薄怕羞躲在閨房不敢出來:“女兒的終身大事您做主就行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什么終身大事,爹還什么都沒說呀?哦爹明白了,女兒大了有心思,著急想把自己嫁出去。嗯那行,爹這就出去張羅,看看有誰喜歡我這寶貝女兒。”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爹,你……你拿女兒打趣,我不跟你說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哈哈哈……,瞧你這點出息,好好好,爹不跟你打趣了。爹還真沒想到,你們倆居然還有夫妻緣分,好得很好得很。只是有些操之過急了,他說一會兒就派人送聘禮來,明天迎你過門,爹覺得太急了,要不咱再緩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爹你……!哪里急了嘛,又不是今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對,再過三天他就回國子監進修了,短短三天的時間,又是成親又是晉爵,全擠在一塊兒了,這還真怪不得他。那行吧,一會兒我派人過來替你量裁婚衣,哎太趕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趕得出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樁婚事對馬忠來說是喜出望外的大好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只不過時間太趕,令人有猝不及防的感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但身為女兒家,馬寧兒喪失了應有的矜持。幸福來得太快,使得她浮想聯翩,想到洞房花燭夜,兩兩坐床頭,很可能有說不完的話,她就止不住的撕咬手帕癡癡發笑,恨不能立刻出嫁。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說實在的,她只是單純膽大,并不放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可是此時此刻發癡的表情卻比海浪還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哎呀,我怎么想到洞房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馬寧兒拍拍滾燙的臉,暗呼得虧沒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要讓別人知道,準會說她不知廉恥。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過一會兒,裁縫過來,給她量身裁布。又一會兒,金匠又來教她挑選首飾。下午時分,她娘過來跟她敘話,教她為妻之道。到晚上,她早早入睡,輾轉難眠,直到深夜才瞇了過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逛了一趟窯子回來,精神倍兒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起床的時候,甘甜等人都還在被窩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碰巧,客棧開門,宋大中忽然淌了進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見甘甜、殷立等人尚在歇息,于是便向趙夕指說:“趙兄,明天我成親,請你去喝杯喜酒。哦對了,天才剛亮,我就不打擾甘導她們了,拜托你跟她們說說,明天早上務必到場。”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拱手道喜,應諾說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送走宋大中后,他上街買了可口的小吃回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等典星月起床開門,他像個賊似的闖了進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捧著小吃大獻殷勤:“快吃,還熱乎著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哪知殷立忽然駕到,這個不識趣的混世魔王居然搶走他買給典星月的小吃,跟大潑猴坐在桌邊分吃起來。趙夕指氣得兩眼發直。更氣人的是,殷立還揚手謝道:“趙兄,挺好吃的,謝了。來來來,一起吃,別客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冷哼一聲,你就吃吧,吃一頓就少一頓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覺得跟將死之人計較有失風度,于是掉頭出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殷立起身喊:“喂趙兄,別走啊,一起吃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頓步回頭,瞄了殷立一眼,恨得咬牙。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忍著依舊不吱聲,心里卻念:“撐死你個王八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隔一會兒,甘甜、魏仕驍、齊宛柔相繼開門,他把大家伙招到一塊兒,將宋大中所托之事說了。得知宋大中明天成親的事情,大家詫異多于驚喜,這怎么說成親就成親,壓根兒就沒先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同窗一場,大家認為應該有所表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于是眾人商量,購買禮品以滋祝賀。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清楚,只要有殷立在,典星月必不肯同他一起逛街,由是躲進客房讓人先走,免得落單,惹人同情。但等一會兒,典星月忽來敲門,邀他一起上街。趙夕指受寵若驚,喜問:“你不是應該跟殷立一起的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典星月道:“不光跟他,也跟你。”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泄氣:“算了,有他沒我。”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典星月道:“干嘛這么說?是殷立叫我過來邀你的,我把我們在魏仕驍府上擒拿淫賊的事跟他說了,他說你人不錯肯幫我,應該好好謝你才好。本來剛剛用早的時候,他邀你一起吃,就是要當面跟你說謝的,你卻不理他。”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不信:“他向來目中無人,他才不會謝我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事實上,殷立此刻就在屋外,背靠著走廊扶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可不這么認為,目中無人也要有資本才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個處處遭人鄙視的殷人,憑什么目中無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殷立性情剛烈,這是打小養成的性子,別人對他好,他未必投桃報李加倍奉還。但若別人對他有一絲惡意,那他必定以惡相報,甚至比人更惡。不過,殷立不求好名,從來不在乎別人怎么評價他。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此時聽了趙夕指的話,他只笑笑,懶得去解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不管怎樣,他不在的時候,趙夕指幫過典星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而那淫賊猖獗,若無趙夕指,此賊絕難抓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假如淫賊不除,難保典星月不會被其所趁。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等于是救了典星月一命,當得起殷立道聲謝。他走上前,現身門口,拱拱手笑道:“趙兄,誰說我不會謝你了,我真心實意跟你說謝了。以前有什么不愉快,咱們就一筆勾銷吧,怎么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你謝我?真心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難以置信,一時愣住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殷立又拱起手:“真心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勾頭沉默,難以適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殷立進屋,邀上他肩:“走吧,給老宋買禮品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趙夕指臉頰抽搐,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順從了殷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殷立今天真是一反常態,釋放出來足夠多的善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這不,聽說魏仕驍、齊宛柔、典星月、趙夕指四人今后要在甘甜身邊修行,他有些擔憂。他知道自己和燕國公、宋大中、司徒浪仁聯名上奏控告魏大熏的奏章遲早會讓魏仕驍知曉,屆時魏仕驍必會記恨于他,而典星月恰恰與魏仕驍一起修行,難保不被暗算。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所以,交好趙夕指,正是為了給典星月尋一盟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蚂蚁pt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彩票名字大全 电子游戏平台 黄金时时彩计划软件官网 免费彩金不限id 双色球免费预测_好彩网 足球比分新浪 九龍娱樂 北京pk10最稳办法 体彩11选五胆拖投注表 篮球比赛 伯乐娱乐开奖查询 三公怎么玩规则 我爱男保姆买彩票片段 时时彩平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