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九百零四章 認不認識我

    “他們領頭的叫什么?”絡腮胡子一邊往前走,一邊問身邊的大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別人都叫他瘋子,什么名字不知道。”大漢快速說道。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到了飯莊門口,絡腮胡子深吸口氣,回頭看了一眼,信心滿滿沖了進去,有辛潔這個超級高手在,沒什么可擔心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天剛黑,飯莊還沒上人,大廳空蕩蕩的。不過正中間的一張大桌坐了十幾個人,每個人說話的聲音都很大,整個大廳亂糟糟的,跟坐滿了人似的。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不遠的服務臺,幾名服務生躲在后面,都不敢往前湊合。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酒桌突然響起轟然大笑,一名瘦子端著酒杯站起來:“咱們敬瘋哥一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他人剛要端杯,急促而凌亂的腳步聲響,絡腮胡子帶著人沖了進來。辛潔一步上前,半空中光芒閃爍,絕刀鋒利的刀刃已經放在了披肩發的肩膀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太突然了,誰都沒反應過來,他們老大已經落在別人手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艸,你們……”站著的瘦子大聲爆喝,正要發難,嘣的一聲,一根弩箭擦著他耳邊飛過去,穿透了烤肉,打碎了盤子,深深沒入桌面。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都別動!”卡瓦略端著一把強弩,指著桌子上眾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看到弩箭的威力,其他正要站起來的人都被嚇住了,僵在原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上前一步抓住瘦子的頭發,用力往下一按。砰的一聲,瘦子的臉重重撞在桌子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低下頭,指著瘦子的鼻尖:“認不認識我,認識我別動,動一動我打死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飯莊大廳陷入了寂靜,絡腮胡子松開手,又按住一個壯漢的腦袋,問旁邊的兄弟:“有他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有!”他兄弟點頭。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都在這吧?”絡腮胡子目光掃過眾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松開那名大漢的腦袋,絡腮胡子圍著披肩發轉了半圈,說道:“瘋子,聽說你這段時間一直在找我,沒完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披肩發一言不發,他不敢說話,那把架在肩膀上的刀冒著寒氣,他脖子的皮膚都感覺絲絲疼痛,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雖然他叫瘋子,但不代表不怕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但是,他又覺得在手下面前這么慫丟面子,于是伸手去抓酒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哆!”一把匕首插在了酒杯邊上,嚇得瘋子趕忙收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笑了,抬手拍了拍瘋子的臉。這是個極具侮辱的動作,但瘋子就是不敢動。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瘋子,不牛逼了,啊?”絡腮胡子后退一步,指著地面說:“不牛逼就給我跪下,喊一聲主人,今天我就放過你,和你這幫手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說完,絡腮胡子盯著對方。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瘋子還是一動不動,他要是跪下去以后還怎么當老大。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等了片刻,吸了口氣,點點頭道:“不跪是吧?我數三個數,你要是還不跪,我一刀砍死你。記住了,就三個數!”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說著,他抬抬手,辛潔一收絕刀,向后退了一步。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刀一離開,瘋子就要往后退,坐在他旁邊的大漢猛地站起來,怒吼:“我去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可最后一個字還沒喊出口,刀光閃爍,他的半條手臂飛了出去。緊跟著,刀身又壓在了瘋子肩膀。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瘋子一步還沒邁出去呢,當時嚇得又不敢動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其他人剛要暴起,又被嚇得身體僵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這次都沒用絡腮胡子說話,瘋子撲通跪了在地上,他看出來了,對方真敢殺他。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啊~”這時那名壯漢才一聲慘叫抱著胳膊倒地,撞亂了桌椅,鮮血撒得到處都是。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的眼睛也縮了一下,他可沒想砍人見血,辛潔下手也太狠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主人,主人,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兄弟。”瘋子這會兒是真怕了,打死他都想不到胡賽這種小蝦米身邊竟然有如此高手,而且真敢下狠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裝逼裝到底,蹲下拍著瘋子的臉說:“我告訴你,以后在外面看到我和我兄弟,必須叫一聲主人,否則我見一次打你一次……記住了嗎,瘋子,記住了告訴我一聲。”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記住了,主人!”瘋子臉上擠出一絲微笑。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也笑了,用力拍了拍瘋子臉蛋:“你算是識時務的人了,走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螺塞胡子領頭,一群人大搖大擺離開了飯莊,瘋子跪在地上都沒敢起來,那幫屬下也一樣,只有被砍斷半個胳膊的壯漢還在哀嚎。最開始的那個瘦子,臉還貼在桌子上,此刻他心里相當后怕,剛才要是掙扎一下,被砍的沒準就是他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飯莊外,絡腮胡子和幾名壯漢自動退到辛潔和卡瓦略身后,表情嚴肅。剛才爽是爽了,可心中的懼怕卻揮之不去,辛潔那一刀把他們也嚇住了,飯莊可不是角斗場,真敢砍啊。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胡賽,你小子挺能裝逼啊。”卡瓦略笑著說。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絡腮胡子臉上堆起笑容:“這不是有您老給我撐腰嗎……不過,砍了人真沒事嗎,治安隊找來咋辦?”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卡瓦略擺擺手說:“沒事!”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多隆給他們的指示是怎么大怎么來,有足夠強壯的肌肉,足夠大的利益,這種小蝦米死多少都不叫事兒,自由之城自己就會找借口壓下去。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絡腮胡子松了口氣,這兩位都是不缺錢的主,治安隊來了肯定拿錢砸,當初欺負我的時候不就是這樣嗎……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與此同時,執政官府邸內,凱德隆正在詢問阿克齊:“鼎峰的事情你準備怎么解決?”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克齊說:“我想先把阿莎莉接出來,一會兒還請執政官大人打個招呼……”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他話音未落,凱德隆就說道:“現在恐怕沒法接阿莎莉。”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克齊親自來找他,他就猜到阿克齊是什么態度了,他必須得管。好在沙欣那邊已經有線索了,只要證據指向孔帕,就能解決此事。不過現在把阿莎莉帶出來卻不行。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克齊皺眉說:“怎么不行,所有的損失我包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啥?”凱德隆一愣,解釋道:“你不知道嗎,圣教的那個瓶子燒了,這可不是錢的事兒。”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阿克齊說道:“圣教了不起要瓶子,我賠他們個瓶子就是了。”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武俠仙俠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mg电子 藏分游戏 守财奴 1993六会彩开奖结果 北京3d走势图带连线 麻将单机版 黑龙江时时走图 118论坛118图 易算pk10计划 炸金花实用口诀 云南时时三星基本走势 湖南快乐十分在线计划 浙江省快乐12五码分布走势图 北京时时结果查询 中超直播网 快乐赛车app哪个好玩 快乐十分计算器 七码中特白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