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不死者 第一百八十章 “工匠”的來歷(周一求月票推薦票)

    嘉德麗雅明白“倒吊人”的意思是,如果問題很大,那可以借助“月亮”,將血族整體扯入這件事情,在混亂中挽回損失,攫取好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她隨即笑了笑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事情嚴重到了那種程度,為什么不直接找‘世界’?這樣似乎更簡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爾杰沉默了幾秒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必須證明我有處理問題的能力,所以,那是最后的選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聽到他的回答,“星之上將”嘉德麗雅頓時有了些聯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倒吊人”很重視“世界”格爾曼.斯帕羅的看法啊,因為對方是“愚者”先生的眷者?還有,他這樣的態度和貝克蘭德、特里爾等地方流行的政治笑話在某種意義上相當一致:遇見問題或犯了錯誤,第一反應就是壓下去,找別的辦法解決,不能讓“上司”或“委托者”知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說明,“倒吊人”曾經甚至現在都屬于組織嚴密的大勢力,染上了這樣的風氣,掌握了相關的技能……“風暴教會”?不,這樣的人在里面是異端……“五海之王”的船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念頭起伏間,這位海盜將軍推了推鼻梁上架著的沉重眼鏡,將話題導回了正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繼續講那位‘工匠’的事情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爾杰像是早就準備好草稿一樣,沒有回想,沒有停頓,語速不快不慢地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曾經為了掩蓋那位‘工匠’的身份,不讓這個渠道被其他人掌握,我故意將他塑造為了蒸汽教會的內部人員,可實際上,他很早之前就因為喜好名酒,沉迷美色,極為揮霍,不得不替野生非凡者制作物品賺取金錢來維持生活,叛逃出了蒸汽教會,躲在拜亞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一次,他先是奇怪染病,被不知來歷的人監控,然后就被疑似信仰‘原始月亮’的那些人控制,自我宣稱獲得了新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嘉德麗雅認真聽著,鏡片后略呈紫色的眼眸顯得極為專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等到“倒吊人”講完,她沉吟了一下,開口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位‘工匠’絕不會缺少神奇物品,而且他們很懂得各種非凡效果和負面影響的搭配,實力肯定能達到序列5層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些‘原始月亮’的信徒究竟是用了什么辦法,才能在不傷害到那位‘工匠’的情況下控制住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有半神出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爾杰緩慢搖了搖頭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方面暫時沒有任何線索,但據我觀察,那位‘工匠’表現出了一定的自愿成分,我懷疑,威脅逼迫的同時,還存在針對弱點的誘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間接否定了這件事情有半神參與的猜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星之上將”嘉德麗雅點了點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些‘原始月亮’的信徒又是怎么找到這位‘工匠’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按照你的描述,這位‘工匠’一直都只和熟悉的,值得信任的朋友交易,并不太喜歡拓展自己的渠道,在安全方面可以說非常謹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爾杰遲疑了一下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并不是太確定,但我有一個猜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曾經幫‘世界’賣過一份‘狼人’非凡特性給那位‘工匠’,而‘狼人’這條途徑屬于‘異種’,無論配方,還是特性,都被玫瑰學派牢牢掌握著,少有外流。”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同樣的,南大陸信仰“原始月亮”的那些人基本屬于玫瑰學派……嘉德麗雅在心里默默補了一句,已然弄清楚“倒吊人”的猜測是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懷疑那份“狼人”非凡特性有潛藏的涉及隱秘存在的問題,導致“工匠”被玫瑰學派盯上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這也是玫瑰學派能牢牢控制住“異種”途徑配方和特性的原因。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星之上將”嘉德麗雅又提了幾個問題,都得了滿意的解答,最后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位‘工匠’叫什么,來自哪個國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是因蒂斯人,他自稱夏爾夫。”阿爾杰一點也不啰嗦地回應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夏爾夫……”嘉德麗雅眉頭微皺,低聲重復起“工匠”的名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有什么問題?阿爾杰見狀,直截了當地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聽說過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阿爾杰看來,“星之上將”是個經驗豐富,背景深厚,擅于控制自己的強者,如果不想就“夏爾夫”討論什么,即使有疑惑有異常,也不會表現得這么明顯,基于這樣的判斷,他選擇一點也不避諱地出口詢問。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嘉德麗雅沉默了片刻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羅塞爾大帝的長子叫做夏爾,和這個名字很接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等“倒吊人”開口,她自顧自說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位王子在大帝遇刺后沒多久,就因恐懼和擔憂病逝,當時,索倫家族希望能吊死和放逐他的后代,但蒸汽教會選擇接納他們成為神職人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爾杰有所恍然地微微點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懷疑這是那位王子的后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因蒂斯,在弗薩克,在北大陸絕大部分國家,用祖先的名字或相近的名字做自己的名字是一種不算太少見的現象,代表榮耀的傳承,所以,越是顯赫的家族,越多某某某二世,某某某三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然,在完全沒關系的兩個人身上出現重名也是非常多見的情況,但“工匠”夏爾夫并不僅僅只有一個名字,他還出身蒸汽教會,他是因蒂斯人,他到了“工匠”這個層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面對“倒吊人”的問題,“星之上將”嘉德麗雅輕輕頷首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能夠弄到他的血液,我很快就可以確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爾杰明白原因,沒有多說,轉而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現在就行動嗎?我可以提供輔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嘉德麗雅眼鏡表面反射了下窗外照入的緋紅月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我打算再做一段時間的觀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至少我們要弄清楚,那些信仰‘原始月亮’的人控制‘工匠’夏爾夫究竟為了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他們只是想讓‘工匠’為他們效力,制作神奇物品,那事情就很簡單很輕松,而如果有別的目的,那問題可能比我們預想的更加復雜,需要做更多的準備。”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愧是“星之上將”……阿爾杰點了點頭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不能在拜亞姆待太久,會引人懷疑,若是你需要我輔助,那就盡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得到對方肯定的答復后,“倒吊人”緩緩起身,拉了拉兜帽,退出了房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已知曉“工匠”夏爾夫目前住處的嘉德麗雅摘下那副厚重的眼鏡,捏了捏眉心,拍了下掌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希斯,進來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門縫處的陰影里,黑暗突然涌動,長出了一道瘦高蒼白的身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鼻梁高得夸張,臉部皮膚近乎透明,一副正在生病的模樣,正是“未來號”的二副,“薔薇主教”希斯.道爾。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嘉德麗雅望向他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具體的情況是……接下來交給你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船長。”希斯.道爾簡單回應后又縮入了陰影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嘉德麗雅抬起右手,停頓了幾秒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最近,最近遠離弗蘭克,他的蘑菇實驗出現了停滯,我擔心他又冒出什么新想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第二個秘偶的位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克萊恩握著兩根樹枝,連續低念,卻沒看見它們出現轉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意味著占卜失敗,或者古拉因城沒有非常適合他的第二個秘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神秘學的辦法看來暫時沒用了,等明天收拾一下,就離開這里……克萊恩嘀咕了一句,隨手將樹枝扔進了垃圾桶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身旁侍立的秘偶恩佐雖然不敢直視主人,只能望著地面,但依舊熟練地泡好了一杯紅茶,遞向克萊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位“贏家”與之前相比,表面已曬得發紅脫皮,等到這一切好轉,他將擁有一身黝黑的皮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克萊恩為了偽裝新的秘偶,讓他不被玫瑰學派的人認出,有帶著這位先生“旅行”至陽光酷烈的海邊,做長時間的暴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同時,他操縱秘偶自己剃掉了大部分頭發,只留下薄薄的一層,配合眉毛的勾勒、臉部的堆粉、高光暗影的重造和墨鏡的佩戴,恩佐似乎換了個人,即使是非常熟悉的朋友,也很難分辨出來,除非那是“無面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除了現實上的喬裝改扮,克萊恩還有做神秘學上的處理,一是“紙人天使”的擁抱,二是阿茲克銅哨的隨身攜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另外,他也初步確認,“贏家”被動的“幸運”和“災禍”無效,但不知道是成為了秘偶的原因,還是灰霧的關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接過紅茶,喝了一口,克萊恩將目光投向了面前茶幾上擺放的東西拜朗地圖,考慮起接下來去哪里尋找第二個秘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就在這個時候,他四周各種顏色陡然加深,就仿佛被畫家用油墨重新勾勒了一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緊接著,一道人影在秘偶恩佐身旁勾勒了出來,他戴著絲綢禮帽,穿著黑色禮服,身材中等,膚色古銅,眼眸滄桑,五官柔和,右耳下方有顆細小的黑痣,正是阿茲克.艾格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茲克先生終于來了……克萊恩先是驚喜,旋即注意到對方出現的位置是秘偶旁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讓他腦海內忍不住浮現出了一副好笑的畫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依靠銅哨定位的阿茲克先生就像上次一樣,剛一到來,就抓住銅哨攜帶者的肩膀,借助靈界,穿行離去,而自己只能眼睜睜看著,想伸手阻止,卻慢了半拍,不得不凝固于身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阿茲克和上次相比,似乎沉默了一點,看了眼又是新面孔的克萊恩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做好準備了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PS:求月票推薦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曾道苹果APP 甘肃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山西快3今天开奖结果 1993年开奖记录查询表 生肖走势及开奖记录 迅盈即时篮球比分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 香港开奖论坛080678 武汉篮球城超联赛 快速赛规律 快乐十分网上买 广东快乐十分app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视频 女足世界杯对阵表 急速赛车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