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196章 遼東!進軍襄平城

    “刺史大人召見,不知又有什么要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現在都有點怕看到白曉文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將軍,你在幽州多年,對本地形勢應該清楚。遼東的形勢如何?”白曉文問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一時間摸不準白曉文的意圖,便老老實實地說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回稟大人,遼東共有四郡,分別是遼東、樂浪、帶方和玄菟,四郡之地都被遼東侯公孫度占據。在大將軍(指袁紹)攻滅公孫瓚之后,公孫度遣使禮賀,算是臣服于大將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點頭,又問道:“這公孫度,和公孫瓚是同姓,兩者之間可有關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搖頭說道:“公孫瓚當年在遼西,公孫度占據遼東,并無關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點了點頭。他知道歷史上記載的公孫度,一家三代在遼東經營,直到孫輩公孫淵自立燕王、背叛曹魏,才被司馬懿大軍平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現在是諸侯割據時代剛剛開始,公孫度應該是占據遼東四郡時間尚短,根基不深。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袁紹是個好大喜功之人,公孫度的遣使臣服,讓他志得意滿。再加上遼東偏僻苦寒,就算占領了也沒有多少油水可撈,就沒有繼續東征,默認了公孫度割據遼東的事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然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騰不出手。此時袁紹坐擁四州之地,就連冀州大本營,都還有一股勢力強大的黃巾軍——黑山賊張燕尚未平定,就更沒有時間去管遼東的事情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刺史大人,為什么忽然問起遼東?”閆柔小心地問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嘆道:“昨日去冀州省親,三弟顯甫(袁尚表字)帶來一條密報,曹軍有使者前往襄平,密謀勾結公孫度,圖謀幽州,進攻我軍后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有這等事?”閆柔大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實際上是沒有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白曉文編謊話,是根據形勢來的。在袁曹兩家相持官渡,久戰不下的時候,曹軍派人在袁氏后院煽風點火,也是在情理之中,可信度非常高。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再加上閆柔的身份,勢必不可能對白曉文提出質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很快冷靜下來,說道:“大將軍既然派三公子傳遞密報,必定有了對策。不知大將軍尊意如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說道:“父親準許我便宜行事。閆將軍,我打算去遼東郡襄平城一趟,見一見公孫度父子,探一探他們的真實態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太危險了!刺史大人是千金之軀,坐不垂堂,怎能只身犯險!像這種事,派遣一個文吏為使者,前往襄平試探即可。”閆柔吃驚說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搖頭:“若派他人,始終不是親眼所見,我不能放心。閆將軍,此去襄平,我意已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無奈說道:“既然如此,刺史大人需要多帶兵馬,以防不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擺手說道:“若帶大軍過去,公孫度父子驚懼,怎會與我相見?我此行只帶精兵五百即可,只是需要一個素有威望的大將相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著,白曉文目視閆柔。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低頭裝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咳嗽了一聲,只能點將了:“閆將軍,你在幽州軍中多年,威望素著。我看來看去,能陪我同去襄平的人,只有你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臉色一黑:“刺史大人,為何不遣焦、張兩位將軍同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心說,這兩人本事稀松,又是袁紹部將,調動起來難免穿幫。不過這種理由實在不好宣之于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怎么,我乃大將軍之子,幽州刺史,都敢于以身犯險,難道閆將軍反而不敢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所謂請將不如激將,三國時代的武將,大多都吃這一套。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閆柔想的更多。話說到這份上了,若是再推辭不去,就是違抗軍令,身家性命難保。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還不如隨“袁熙”去襄平走一趟呢,看“袁熙”的神色如此鎮靜,肯定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塞西莉亞之前挑走了六百悍卒,但閆柔手底下還有四千多人,再挑出五百精壯士兵,還是沒問題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白曉文也不告知趙融等人,留下塞西莉亞繼續訓練翼騎兵,他本人帶著閆柔和五百精兵,徑直趕赴遼東郡襄平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袁家二公子,帶兵來到襄平城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度一個激靈,急急問前來報告的小卒:“他帶著多少兵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報主公,只有四五百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度稍稍松了口氣:“開城門,請進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一旁的公孫康說道:“父親,我們遼東與他袁氏,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袁熙到任一年有余,也只是派使者往來,從沒有親自來過!這次親至,又帶著兵馬,莫非是來圖謀我州郡,不可不防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度說道:“若是來攻打襄平,怎會只帶幾百士卒?這幾百人,也就是袁熙的隨行衛隊而已,不足為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康:“那父親可知袁熙的來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度思量一番說道:“此時袁紹正與曹操對峙,若勝,則能統一北方,成就霸業根基;若敗,則河北四州不保。袁紹應該是懼怕后方不穩,特意派袁熙來探問口風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康點頭:“父親所言甚是。袁熙此人我有了解,平庸懦弱,手無縛雞之力。來的要是他弟弟袁尚,素有勇力,還要小心應對,但是袁熙就不用擔心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度道:“為防萬一,還是要讓對方把士兵安置在館驛,只請袁熙一人來赴宴,并在帳后預留刀斧手三百人,若是他有吞并我州郡之意,刀斧手隨即殺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公孫康笑著點頭:“父親,孩兒還有一個想法。若是袁熙來探問口風,父親可以趁機敲袁氏一筆錢糧,作為安撫軍民之費用,如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若是袁熙主動提出,可以接受饋贈,但不可強行索要。”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停頓了一下,公孫度解釋道:“康兒,若是袁熙并無吞并之心,在席間不可對袁熙無禮。袁紹勢強,很有可能擊敗曹操,今后我們父子,說不定還要仰賴他們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是。”公孫康應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另一邊,白曉文帶著忐忑不安的閆柔,還有五百兵丁,直入襄平城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在白曉文的身邊,還有一個渾身籠罩在黑袍中的身影,看身形是個女子,同樣騎在馬上,落后白曉文半個身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多宝娱乐网址 老时时开奖号码 pk10计划 体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线上达人 彩票pk10软件 欢乐生肖开奖记录 极速赛车彩票规则 pk10直播开奖记录 时时彩宝典苹果官方版 彩票大小单双稳赢教程 pk10计划专家在线计划 时时彩趋势分析软件 开心娱乐网 伊涅斯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