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九章 最勁爆的娛樂新聞

    沐塵和蘇曉婉都是晨曦影視的明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之前,兩人沒有顯露半點結婚的征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突然聽聞兩人要結婚,陳福海難免感覺有些突然。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和蘇曉婉結婚,對于晨曦影視來說絕對是一件大事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兩人結婚會有什么影響,晨曦影視也需要做出相應的準備。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和蘇曉婉都是人氣極高的明星,他們結婚,肯定低調不起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估計娛樂頭版頭條都得霸占好幾天。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也幸好兩人都是實力派的演員,而且他們兩人在一起也已得到粉絲的支持。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們結婚之后,對自身事業到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或許,還能因為這場轟動的婚禮將知名度和人氣提升許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然,晨曦影視恐怕有得忙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出人命了啊!”沐塵笑著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和李若曦回燕京不久,沐澤和蘇曉婉就去醫院做了孕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結果與自己測的一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出人命?”陳福海先是一愣,隨即恍然。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哥他們年紀也不小了,是該結婚了。”陳福海接著點了點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若是一般人,尤其是鄉下小伙子,沐澤的年紀的確大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然,他也不會被父母催。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可若是放到娛樂圈,那絕對屬于早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哥他們準備什么時候公布?”陳福海接著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搖了搖頭,說道:“他們明天回燕京。不過,估計也就這幾天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陳福海點了點頭,隨即說道:“若是你哥的檔期上不合適,你是邀請別人出演,還是等他。”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應該問題不大吧?”沐塵說道,“這部影片頂多拍三月,估計后期制作時間要長一些。我們現在開始籌備,剛好錯過他婚期,然后拍攝,也趕得上曉婉姐預產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陳福海點了點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如此自然最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可若是沐澤不出演,邀請別人,難免有些可惜。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可若是等沐澤,卻也容易讓沐塵錯過一個良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世人都是善忘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若是兩部影片相隔太久,《臥虎藏龍》的熱度和影響不在,新片的關注度自然就會變弱。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第二天,沐塵和李若曦去機場接了沐澤和蘇曉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是去哪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車上,沐澤見路線似乎不對,隨即好氣的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帶你們去個好地方。”李若曦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神神秘秘的。”蘇曉婉笑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駕車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是?”沐澤看向沐塵,聰明的他自然想到了什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蘇曉婉看了看面前的這檔別墅,也是看向沐塵和李若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進去看看。”沐塵將鑰匙遞給沐澤,說道,“裝修已經搞好了,至于家具家電什么的,你們自己解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別告訴我這是送我們的新婚禮物?”沐澤笑著接過鑰匙,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有些明知故問,卻也不會和沐塵客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兄弟之間,若是客套了,反而不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套別墅,起碼幾千萬。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不缺錢。他如今是國內片酬最高的明星之一,廣告代言什么的也有不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些年掙了不少錢,而且那些錢也沒有存銀行,幾乎都投資了出去。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有些投資虧了,但多數卻是賺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尤其是跟著李若麟投資,更是掙得盆滿缽滿。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李若麟雖然是個不折不扣的花心渣男,但投資眼光卻是驚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如今的身價或許遠不如沐塵,但在燕京買棟這樣的別墅還是沒什么壓力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家里還是自己布置更顯溫馨。”李若曦說道,“所以家具家電什么的就沒有給你們買。”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不會是你們買來給自己準備的新房吧?”蘇曉婉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旁邊那棟。”李若曦笑道,“如今還在裝修。以后,我們還是鄰居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定了么?”沐塵接著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婚期定了,三月十五號!”沐澤說道,“其他的都還沒有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不是還有一個多月么,應該來得及。”沐塵點了點頭,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以后就知道了。”沐澤笑了笑,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結婚不知道,一結婚才知道要考慮的東西太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時間再寬裕,那也是千頭萬緒,難免有一種急迫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看過別墅之后,沐塵將沐澤等人送回公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蘇曉婉已懷孕,婚期肯定不會拖太長時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然,穿著婚紗頂著一個大肚子登上各大媒體頭版頭條,那就不好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婚紗照、酒店、請柬等等,很多事兒都需要親力親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第二天,沐澤和蘇曉婉都去了公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部戲接么?”沐塵將劇本遞給沐澤,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什么時候開拍?”沐澤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自然知曉這是沐塵新片,也是他走向國際的第一部影片。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他跟蘇曉婉商議過,婚后會去歐洲度假。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四月底,五月初的樣子。”沐塵說道,“婚后蜜月,一個多月應該夠吧?而且拍攝估計最多也就三月,也不會錯過曉婉姐的預產期。當然,還是看你們是如何安排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沒問題!”沐澤點了點頭,說道,“劇本我有空會仔細研究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笑著點了點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新片男一號已經確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女一號自然是李若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兩人并非情侶。至于影片之中其他演員,卻也不急。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影片初期籌備,沐塵參與還是不少。何況,沐澤與蘇曉婉的婚禮,沐塵也需要幫忙,《臥虎藏龍》的檔期確定,宣傳工作也逐漸開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這段時間還是頗為忙碌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臥虎藏龍》國內宣傳,到無需多么用力。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主要的還是國外宣傳。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宣傳影片的同時,未嘗不是演員的自我宣傳。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李若曦要走向國際,國外宣傳自然不會缺席。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樣可以增加國際曝光率。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國外宣傳以李隆、張娜為主,宣傳之時李若曦自然會跟著,或許有些蹭李隆、張娜在國際上知名度的嫌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以老帶新”也是圈內也是慣用的方式。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忙得不可開交,沐澤更忙,忙得焦頭爛額。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兩人喜帖發了出去,婚訊自然瞞不住。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當然,他們也沒有刻意隱瞞。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消息流傳在網上,沐澤和蘇曉婉兩人隨即在微博上公布。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兩大人氣明星結婚,自然瞬間引爆輿論。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而此時,沐澤兩人已經去國外拍婚紗照了,那些記者無處可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晨曦影視隨即就被無數記者給堵門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再度被記者給攔住。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導,網上傳聞你哥哥沐澤即將和蘇曉婉結婚,這消息是否真實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記者攔住沐塵,迫不及待的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已經傳出去了么?”沐塵笑道,“對啊!我哥要結婚了,就在下月。我和若曦都是伴郎伴娘團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許多明星結婚,伴郎伴娘都不是一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并非是展現什么人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也不是伴郎伴娘蹭熱度。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或許是因為來賓太多,一個伴娘伴娘根本忙不過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們戀愛不久,為何突然決定結婚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又一個記者問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明星戀愛,似乎都是愛情長跑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而且長跑之后能夠終成眷屬的似乎都不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像沐澤和蘇曉婉兩人這樣戀愛一年就終成眷屬的情侶,無疑是首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其實,別說明星藝人了,就是一般人恐怕都不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有,估計就是到了一定年紀的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一點都不突然啊!”沐塵說道,“感情到了,結婚不過是水到渠成的事兒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沐導和李若曦感情那么好,為何還沒水到渠成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一個記者隨即就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和了李若曦兩人感情的確很好,至少在大眾眼里,兩人感情很好。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兩人不止一次被粉絲催婚,可到如今似乎沒有動靜。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我們倆感情到了,年紀沒到啊!”沐塵笑著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沐導準備什么時候結婚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決定了會通知大家。”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哥結婚,你準備給多少分子錢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多少有關系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圈內的人會有哪些人參加沐澤兩人的婚禮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個你得問他們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打發完那些記者,沐塵隨即進了公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兩人即將結婚,這消息雖引爆媒體,不過畢竟只是一個消息,兩人還沒有結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媒體挖不到什么勁爆的料,幾天后熱度也就逐漸消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待兩人婚禮之后,估計還能熱鬧幾天。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忙么?”王浩打電話問及沐塵。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覺得呢?”沐塵說道,“有事兒說事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我有個朋友想見你?”王浩接著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見我?”沐塵疑惑的說道,“圈內的,還是圈外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圈外的。”王浩說道,“做酒生意的。天佑德青稞酒聽過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搖頭,還真沒聽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與沐塵少以喝酒沒關系。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而是這酒知名度不高。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青海那邊的。”王浩說道,“走的好像是低中端路線。”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如今偶爾也會少不了應酬。應酬上自然也少不了喝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他喝道都是好酒名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找我干嘛?”沐塵說道,“難道找我代言不成?你知道我對商品代言一向很講究,肯定不會代言白酒。”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找沐塵代言的很多,可沐塵到如今也就接了一個珠寶品牌,一個運動服裝品牌的代言。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找你干嘛,我還真不知道。”王浩搖了搖頭,隨即說道,“他老爸跟我老爸是同學,時有走動。他跟我這么一說,我也不好拒絕。”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就見見吧。”沐塵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他有些好奇,當然更多的還是看在王浩的面子之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未多久,王浩帶人來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人也沒有廢話,寒暄之后,直接說明了來意。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你在開玩笑吧?”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看著面前之人,有些驚訝。而一旁的王浩也是目瞪口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剛哥,你還真敢想!”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王浩回過神來,皺了皺眉頭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剛哥尷尬的笑了笑。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天佑德青稞酒走的是低中端路線,最好的也就四百來塊錢吧,便宜的幾十塊錢。”王浩說道,“你覺得這酒擺得上澤哥婚宴酒桌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王浩那朋友來,說好聽點那是贊助,說難聽一些,那就是打廣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借沐澤婚禮,打青稞酒的廣告。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和蘇曉婉婚禮關注度如此之高,作為他們兩人婚宴上的“喜酒”,哪怕是沒有任何鏡頭,僅憑這個噱頭,就是已經有極好的廣告效果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真是打的好算盤。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我哥的婚宴用什么酒水,這事兒你得去找我哥!”沐塵笑了笑,說,“不過,據我所知,好像已經定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沒有說這酒合不合適。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合不合適,也不是他能決定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畢竟,這不是他的婚禮。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婚禮之上的酒水如何安排,他頂多也就是建議。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不缺錢,而且哪怕是這場婚禮花費不菲,恐怕參加婚禮的親朋給的份子錢都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參加沐澤婚宴的都是什么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除了沐澤父母親朋,以及蘇曉婉父母親朋,其他多是娛樂圈和商業圈的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些人隨的份子錢低不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何況,沐澤也不缺那點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雖然沒打算大操大辦,但酒水差了的確不好意思擺上桌的。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普通人還看中面子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何況是沐澤這種明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若是擺了不怎么樣的酒水上桌,一旦傳出去,媒體一炒作,水軍再一黑,那丟人可就丟大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天佑德青稞酒其實挺不錯。”那剛哥勉強的笑了笑,說道,“我這帶了幾瓶,你們嘗嘗。”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對此并沒有拒絕。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導下部影片若是有白酒的廣告植入,還請考慮一下天佑德青稞酒。”剛哥接著說道。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行。”沐塵點頭應下了。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戰狼》之中的白酒廣告植入,并沒有引起多大的轟動。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畢竟這部影片票房連十萬都未過。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可《戰狼2》之中的白酒廣告植入,卻是引起了極大的反響。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抱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人走了,王浩尷尬著欲道歉。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塵擺手打斷王浩的話,說道:“難道你沒發現,你這朋友打一開始就知道是這結果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那他還......”王浩有些不理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既然知道結果,那為何還來自討沒趣?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這就是你這朋友的厲害之處了。”沐塵說道,“若明知道幾率很低,你會去做么?”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王浩搖頭,明知不可為,他自然不會白費心思。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幾率小,不代表沒希望啊。”沐塵說道,“夢想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王浩若有所思。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放過任何一絲希望的人,沐塵覺得都是厲害之人。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沐澤結婚的消息一出,找上門想要打廣告的又豈會只有酒水。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只是找上沐塵的人卻是只有王浩這朋友。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不過,沐塵到覺得那人更像是來混個臉兒熟。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贊助沐澤婚宴酒水,那估計也就隨口一說,就如沐塵所說“萬一實現了呢”。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網絡文學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山西快乐十分助手下载 江西昨天快3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福彩12选5选号规律 赛车漏洞 体彩排列5走势图分析 玩快三的app 今晚开什么特马号查询 快乐十分前三组规律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时时快3结果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幽默 哈尔滨麻将玩法 广西快十分基本走势图 新曾道玄機 快三123后面出什么 哪里买云南时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