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787章 刷個臉

    特護病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一臉嚴肅的看著報告單,時不時的還往病床的位置看一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端坐在病床前的陳驍旺及家人,緊張的望著余媛和她手里的報告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嘩。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啦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一頁頁的翻過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陳驍旺和家里人的小心臟都在怦怦的跳,不跳……不跳就死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醫生?怎么樣?“陳驍旺的父親很緊張。他覺得兒子所在的公司很好,但是,如果因為身體不適就丟了工作,那就糟透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收起了報告單,仰頭看看陳家人,道:“病人可以出院了,但我的建議,還是最好回家休息。不要立即開始工作,更不要加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陳驍旺搖頭:“我得去公司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最后勸了一句:“沒必要這么辛苦的,你們做家屬的也勸一下,地球離了誰都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怕的就是這個。”陳驍旺嘆口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陳父問:“那能去上班嗎?身體能扛得住嗎?醫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兩天半的恢復期太短了。”余媛停頓了一下,道:“短時間的工作,應該是可以的,但你得隨時注意身體,仍然要多休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說到這里就不多說了,事實上,若非這是一個帶有實驗性質的項目,這些話他都是不該說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陳驍旺自然是連連點頭,只要能上班,現在就算讓他跪冬瓜都可以,何況是點頭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給開了出院單,轉頭交給了陳驍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陳驍旺卻是一分鐘都等不及的樣子,連忙道:“爸,你去辦手續,我先去公司上班了。小組那邊都等著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陳父不是很樂意的搖頭:“趕著投胎呢……哎,呸呸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陳驍旺顧不上多說,匆匆而去。他兩天半沒上班,已經積累了不知多少工作,再不早點去,今天的新任務又會堆積下來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繼續查房工作,她今天是特意先來看了陳驍旺,將他的出院手續給辦好了,才繼續查房。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凌然最近剛回來,加班加點也才做了二十多例的肝切除,只不過是普通醫生一兩個月的量而已,對現在的凌治療組來說,屬于毛毛雨的狀態,管床醫生們對術后病人的查房都延后到了天亮,至于術前病人就沒辦法了,凌晨三四點鐘叫醒術前病人不止是凌治療組,云醫的其他科室也是常有的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名下目前只有10個床位,算上加床的,通常也不超過25個,堪堪與醫院的普通住院醫比肩,是凌治療組的多名住院醫中最少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也是因為她是住院總的緣故。按照云醫的制度,住院總是要大量進行手術,從而提高技能,為做主治醫生做準備的。相應的,管床的任務就要輕量化了。對凌治療組來說,10個床位,最多25個床,就算是輕量化了,也確實是不忙——只要沒有個人生活,住在醫院里,哪怕是滿負荷的25個床位,也能抽空就給查完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現在才不追求個人生活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任何一個醫院的住院總都是沒有個人生活的,更別說,余媛孜孜不倦的想要做住院總都有好幾年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老實講,如果不是自始至終都想做外科醫生,余媛早就退而求其次的去做內科了,不僅輕松,而且可能更好的發揮她的天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內科的氣氛也要比外科好的多。外科是師傅帶徒弟的模式,上級醫生就是下級醫生的爸爸,不動手打人已經是時代的進步,文明的火花了。但在內科,由于看書讀文獻思考案例就能進步,所以,年輕醫生受到的壓迫遠遠不如外科。在醫藥分離制度執行之前,內科賺的還比外科多,總的來說,5年以前的醫學生進醫院,選擇外科,如果不是受到影視作品的影響,就是真的熱愛或傻缺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屬于又熱愛又傻缺的,因此,她哪怕在外科過的不好,甚至不受歡迎,她都不想離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步入手術區,換上厚麻質的手術服,感受到手術室的絲絲涼風,余媛臉上不由的露出笑容,那笑,甚至有點像是凌然似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讓我看看今天排的手術表。”余媛望著貼在墻上的A4打印紙,不斷的為表上的手術名稱權衡優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她提早一個小時完成了查房,因此有將近2小時的空閑,這段時間,她自己沒有手術做,就可以看別人做手術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一眼掃下去,就見一行小字:“痔單純切除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接著,余媛立即去看右側的手術執行醫生,就見“凌然”的名字后面,“馬硯麟”的名字赫然列在第二位。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的眉毛立即就豎起來了,腰背的肌肉一擰,就奔著4號手術室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矯健的踩開手術門,不能氣密門完全打開,人已閃了進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果然,馬硯麟,你自己偷偷做手術?”余媛看了眼抱胸在后方,做手術知道的凌然,再看馬硯麟,眼睛幾乎都要噴出火來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做手術呢,別激動。”馬硯麟稍微有點怕,仗著站在主刀的位置上,就道:“余醫生,有什么事,咱們回去說,手術室里忙著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才不理他,轉頭看向凌然,道:“凌醫生,我也想學痔瘡手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學痔瘡手術做什么?”凌然不解的看余媛一眼。對醫生們來說,痔瘡手術是又臟又沒有多少技術含量的,與肝切除之類的技術在各方面都有巨大的差距。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形容下來的話,痔瘡手術最多就是“四虎斷門刀”的水平,都不能算五虎斷門刀一派的一流。肝切除則是少林七十二絕學的水平,做的好的話,也是可以號令天下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然而,余媛的追求,顯然不是技術本身,她瞅著馬硯麟的動作,就道:“我想做,凌醫生教我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凌然和馬硯麟都看向余媛。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馬硯麟不樂意的道:“就一個痔瘡手術,你還一定要學?”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臉微紅,皺眉道:“萬一我哪天辭職了,去民營醫院了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好吧,痔瘡手術的難度也不高。”凌然同意下來,從他的觀點來看,余媛也確實不適合做技術難度太高的手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去洗手。”余媛以最快的速度出門,再回來,就站到馬硯麟身側,取代了一個沒名字的實習生的位置,先給馬硯麟當起了助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哎,本來就沒幾個病源的手術。”馬硯麟嘆一口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哼”了一聲,道:“兩天半的公司里,不都是痔瘡手術的病人?這個也是吧?”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是……”病人趴在手術床上,悶悶的給了一句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云醫是地區頂級的三甲醫院,就算是肛腸科,床位也是蠻緊張的,痔瘡手術的病人,也是收一陣就停一陣的,急診科則是沒地方去獲得資源,正常的痔瘡病人也不會跑到急診科來就診,所以,余媛是一猜一個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馬硯麟哼哼兩聲:“也就是兩天半的公司這邊才有了病源。”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痔瘡手術的話,兩天半的休息時間不夠吧。”余媛更是用鄙視的眼神看了馬硯麟一眼,他也不過是個有編制的規培醫。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我是做手機端的,最近不太忙,允許修年假……”病人竭盡全力的陪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余媛“哦”的一聲,突然道:“正好,我的手機最近卡的很,你能幫我看一下嗎?那個,左邊口袋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巡回護士于是將余媛左口袋里的手機拿了出來,交給了趴在手術床上的病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病人望著手機,不由開始了漫長的思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打不開是嗎?掃我臉。”余媛將臉也湊了過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乐猫彩票下载 扑克牌二十一点规则 pk10直播计划群515038 金星国际下载 三分pk10是正规彩票吗 每天更新白菜彩金网站 网站 百变qq软件手机软件 金钥匙破解3肖6码网站 快乐时时b盘 优惠21个点是啥意思 pt电子是什么意思 3肖6码三肖六码期期准 365国际娱乐 pk10官网开奖8197771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