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14章 厲害

    “凌然,你等一下。”紀天祿在手術區的小餐廳攔住凌然,焦躁的望著他,問:“你現在怎么樣?一晚上沒睡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挺好。是。”凌然精神抖擻的與紀天祿打了個招呼:“1, 1, 2, 3, 5, 8, 13, 21, 34, 55,……”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愣了愣:“斐波那契?”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恩。”凌然答應著,并張開手臂,在紀天祿面前走了一條直線。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愣愣的看著凌然,第一次看凌然這樣做,紀天祿覺得挺有意思的,現在看的話……配上凌然的顏,大概算是萌吧……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還要繼續做手術?”紀天祿也不扯累不累的話了,坐在凌然對面拉起了家常——人家還能背斐波那契數列,還要怎么樣?這也就是骨關節與運動醫學中心了,他們是研究型的醫院,醫生少病人也少,換一個別的醫院,主任醫師恨不得累死一批醫生再換一批,就國內來說,長途司機還可以選擇要不要疲勞駕駛,外科醫生根本沒有這個選項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要了油條豆漿,先吃了一點,再道:“我準備做到晚上再看,估計到晚上就沒有病人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呵”的笑了出來:“點我呢?我給你說,你只要能做得動,就沒可能沒病人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不相信的看著紀天祿。病人又不是油條,沒有了就是沒有了,現做都來不及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驕傲的昂昂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骨關節與運動醫學中心剛剛舉行了面向世界的國際會議,讓他的筆記本里增加了上百個電話號碼,這些號碼一個個的打出去,收集一點病人算得上什么。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作為一家臨床醫學研究中心,紀天祿曾經為了發一篇新英格蘭,搜集了3000多例相同的病例——中國醫生如果連人多的優勢都不懂發揮的話,也就不要搞什么臨床研究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還不懂這些彎彎繞繞,只點點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對他來說,病人供應充足就行了,凌然是沒有事無巨細皆要了解的興趣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你讀書的時候挺喜歡數學的?”紀天祿決定換一個角度說話。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道:“不敢喜歡。”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為什么不敢?”紀天祿訝異。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12歲數學奧林匹克競賽云華市第二名,第一名是昌西省的第二。”凌然道:“所以放棄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聽著前半段是張大了嘴,聽到后半段更加驚訝:“這么厲害為什么放棄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放棄是因為不夠厲害。”凌然嘆口氣,道:“第二名喜歡數學是沒意義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太可惜了。我兒子如果能拿到奧林匹克競賽的第二名,我砸鍋賣鐵……”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也沒用的。”凌然打斷了紀天祿的幻想。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的臉綠了綠:“你不是說才12歲?12歲還沒定性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陶哲軒12歲的時候是國際奧林匹克競賽金牌,11歲銀牌,10歲銅牌……”凌然掰掰手指,再輕聲道:“數學不是第一,就沒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不用和他比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做醫生不需要,但是,做數學需要。”凌然將面前的油條吃的干干凈凈,才擦擦手,道:“第10000名的醫生仍然可以救人,但是,第二名的數學家是做不了什么事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聽的呆住了,喃喃自語道:“你這么說,似乎也有道理的樣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呵呵一笑,將剩下的豆腐腦也給喝光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眼瞅著凌然要走,紀天祿連忙站起來,道:“等等,凌然,我話還沒說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瞅著紀天祿的嘴,問:“還沒說?”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剛才是鋪墊……”紀天祿擺擺手:“我的意思,你既然懂數學,你就自己算一算,你真的能把病床用完嗎?既然用不完,不如就留在研究中心……”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為何用不完?”凌然不解。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你現在每天能做10臺手術吧,算上晚上加班的手術,平均下來就是十五六臺……”紀天祿說到此處暗暗咋舌,雖然都是關節鏡和普通的跟腱修補術居多,但是,十五六臺手術也是普通醫生幾倍的數量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通常來說,一名醫生一天做六七臺關節鏡手術就算是正常了,凌然翻倍的做手術,而且是連續多日的模式,別說是骨關節與運動醫學中心這樣的臨床研究醫院了,追求速度的三甲醫院都沒有。也就是愛爾眼科這樣有病人又技術不錯的私立醫院,能夠與之相比。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甩甩頭,又繼續道:“就算你平均每天做16臺手術,患者2周左右出院,你算算,十六乘十四,我只要準備225個病床,就夠你循環了吧,咱們打的賭,我已經贏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最后一句,才是紀天祿的最終目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他是想要提前結束賭局了,順便……還有一點炫耀和減壓的意思。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另一方面,紀天祿也不好意思太剝削凌然——骨關節與運動醫學中心分給醫生的手術費是25,只有云華的一半,這樣一天天的手術做下來,凌然創造的效益高企,自己拿到的錢卻不會有多少。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雖然大頭是屬于醫院的,但紀天祿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卻只是淡定的看向紀天祿,道:“我不可能平均每天只做16臺手術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微笑:“相信我,16臺就是極限了。”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每天做手術22個小時,平均每30分鐘做一臺手術,應該能做44臺手術。”凌然算的更直接簡單。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哈哈的笑了出來:“想的挺好的,你不睡覺嗎?”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每做三到四臺手術,會休息十分鐘。”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怎么可能?”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我的情況比較特殊。”凌然回答。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呵呵呵的笑幾聲:“照你這樣子說,加上我辛辛苦苦新搞出來的100多張的病床,還不夠你5天的量?”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瞪大眼睛:“您辛辛苦苦就搞來100多張病床?”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對話就此終結。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早餐時間結束。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回到手術室,開始了新的一天。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心里莫名不爽,也不好意思跟著凌然進手術室,就到示教室里等著看。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一會兒,就見凌然穿戴整齊,出現在了手術室中。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膝關節鏡?”紀天祿望著手術室里的情況,問:“半麻全麻?”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半麻。”示教室里有住院醫小聲回答。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紀天祿笑了出來:“好,半麻好,我就想看看凌然怎么搞定這么多的半麻患者……”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啊……醫生好年輕。”躺在手術臺上的患者,一句話像是把眾人給激活了似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醫生雖然年輕……”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有編制嗎?”患者大媽突兀的問出了問題。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道:“沒有編制。”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房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沒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車呢?”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沒有。”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沒錢沒房沒車啊……”大媽仿佛忘記了自己的手術,就打量著凌然,好半天才道:“沒房沒車也成,年輕人靠自己也挺好的。對了,凌醫生,你喜歡怎么樣的人?”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凌然將止血帶預先置于患肢的大腿根部,才道:“目前來說,最喜歡斷腳的。”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小說書庫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福彩快3遗漏统计数据 美女模特大尺度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141期 天津时时官方网 2019年白小姐开出来的号码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查询结果是 太原站街女视频 球探推荐ios下载 快3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132期平特一肖资料 赛车pk10是否犯法 球探网即时比分007足球 m银川按摩叶小姐 所有澳门电子游戏网址大全 分分赛计划 辽宁快乐十二选五爱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