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380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

    “行動些,行動些!我把你這偷懶的夯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土行孫高高躍起,雙腳踹在了一名雜役的肚皮上。那雜役被踹彎了腰,站直后趕緊賠了笑臉,奮力把一截原木栽進地里。旁邊兩個雜役忙著鏟土固定,臉上俱有畏懼和討好之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是在修一段一米多高的圍墻。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十余棟以腰粗原木為主材的木屋小院在洗馬河北岸基本成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嘿嘿樂哥!房子建得還行吧?這些賤役,一得空他就偷懶!”土行孫落地后站直,見于樂朝這邊走,趕緊一路小跑迎過來,滿臉諂笑地報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建房的雜役都是仙界原住民,身高普遍以兩米為基準,個個膀大腰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土行孫的腦袋其實還到不了雜役的腰部,是以需要跳起來飛踹之,看來土行孫已經踹得嫻熟了。原住民挨了踹,沒怒沒言,好像也是習慣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或者仙界真的是物產豐富,原住民身強力壯,性子懶散。御馬監招攬的零工,薪水都是日結的。長期雜役也是五日一結。一下子給多了的話,回頭可能就找不見人了,待薪水花光了之后,才會若無其事地返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受命監蓋房屋的土行孫就像是個大管家,一方面對奴隸主奴顏婢膝,一方面對奴隸們窮兇極惡,兩張臉轉換得迅疾流暢,絲毫沒覺得難堪或者不自然。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和善些,莫要打壞了人!”于樂多少有些看不過眼去,卻也無法以一己之力扭轉風氣,強行扭轉了也不見得是好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至少土行孫也沒動用皮鞭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個世界總是有其規則,存在都是有道理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于樂知道,萬通茂的建筑工人,月薪普遍在一到兩萬之間,放在那兒都不算是低收入了。王啟安及其手下管理人員,敢打工人嗎,王法管著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而御馬監給原住民付的黃金,就只是一點點了,大概一日薪水能維持三日生活吧。如果原住民需要養一個三口之家的話,也就是日日維持。好處是御馬監還管飯的,雜役們一個個吃得肚子溜圓,次日不吃也扛得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相對來說,人間才是普通勞動者的天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階級或者存在,至少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吧,都是一個人,都是一條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天庭卻有著天然的等級秩序,上位者與下位者之間,鴻溝有如奴隸主和奴隸。奴隸主打殺了奴隸,不過是勞神擦一擦手上的鮮血,心下還覺得臟污。強者是不會跟弱者講道理的,換言之強者就是道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奴隸主當然也不是于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離此不遠的洗馬河廊橋上,三桌麻將正打得熱鬧,十余個青衣老者或站或坐,大呼小叫地興奮無比。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于樂點點頭走向廊橋,土行孫諾諾稱是,小步快跑尾隨了一陣子,見于樂沒有新的指示,才立定作揖后返回工地,大聲宣揚于大人蒞臨工地視察,這是多大的榮耀,我把你這打不死的夯貨!于大人還讓老子對你和善些的,你對得起于大人之隆恩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元德先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輔真先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于樂打了個稽首,又團團作揖,兩個形容枯槁的老道士在百忙之中向于樂點頭致意,“于樂來了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元德先生陸靜修,南天師道創立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輔真先生寇謙之,北天師道創立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以廬山為中心的南天師道,以嵩山為中心的北天師道,俱是南北朝時期的重要教派,呈分庭抗禮之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黃巾之亂以后,道教混亂衰落,淫祠野祀盛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南北朝隔河對立,南朝宋的陸靜修和北朝魏的寇謙之,卻幾乎同期對道教進行了改革,完善了思想體系和齋醮儀式,擺脫粗陋鄙俗之原始風貌,使道教登上大雅之堂,成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兩人也都主張儒道釋兼修,在完善道教思想體系時融入了大量的儒家和佛教思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北道為胡人張目,溜須胡人,瞎吹什么道統?”陸靜修啪的打出一張牌,“七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南道把道士分成三六九等,規矩比天大,直接當官好了,還修什么道啊!”寇謙之伸手去搶,“我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于樂面帶微笑侍立看牌,陶弘景就拱手肅立在于樂身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陸靜修想和萬字清一色,寇謙之則專修餅子,看來番數都是不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時間陸靜修點炮,寇謙之和了,陸靜修扣扣搜搜掏出一小坨金子,寇謙之笑逐顏開收下。而后又嘩啦啦洗牌重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師祖,樂哥來看望諸老……”陶弘景是陸靜修的再傳弟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上清派實際上是陶弘景創立的,尊魏華存為開派祖師,尊陸靜修為第七代祖師,陶弘景自任第九代祖師。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世家大族出身的陶弘景,對南北天師道又進行了大量改革,摒棄科儀教戒,重在調意和精神修養,通過煉神達到煉形,不重符策齋醮和外丹。草根發跡的道教,又恢復到老子的清靜無為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由黃巾三張粗鄙無規矩,到南北天師立規矩,再到上清派調意修養祛規矩,也算是一個螺旋式上升的宗教改革過程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號稱一字不刊的真理,號稱最后的使者,從根上斷絕了后世傳人的解釋權和改革權,那就是妥妥的嗯嗯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哦,樂哥,一個月才發一枚功德幣,不太夠用呢。”陸靜修果然想起了正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樂哥,你這財大氣粗的,好人做到底嘍!”寇謙之有時候也是會支持陸靜修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于樂微笑稱是,陶弘景臉上發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此時除了商佾和陳摶以及陶弘景之外,御馬監已經聚攏了十三位史上有名有號的飛升神仙。其中于吉遠游尋左慈不見,眼下諸神剛好湊了三桌麻將。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來自后世凡間的麻將,雖然鄙陋不文,卻也暗合兵法天道,神仙們一邊評點江山,一邊玩得忘乎所以。誰敢偷雞摸狗出老千,老頭子們挽起袖子就是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既然事出無奈建起了養老院,于樂就吩咐商佾,給神仙們好吃好喝,發放青布袍真皮鞋,確保美觀干凈衛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每月還給每位神仙發一枚功德幣的津貼,每人一棟的木屋小院子正在建設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說起來,宋時飛升的商佾和陳摶,在眾神仙中算是小字輩,論起淵源,甚至能捋出傳承關系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剛開始時,商佾還是很尊重諸位前輩的,但不到一個月就找于樂訴苦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說這些老仙兒們都混到差點兒餓死的境地了,派頭咋還那么大呢,架子端得那個高,小弟我伺候不起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商佾和陳摶眼不見心不煩,伺候老神仙的差使就轉給了陶弘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陶弘景伺候了一個月,其實也想轉給……御馬監里地位比陶弘景低的只有土行孫。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是,土行孫地位雖低,道行也微末,卻是壓根就瞧不起諸位老仙兒,都是些啥玩意兒啊,老子在姜元帥帳下斗殷紂時,這幫孫子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丫不是保殷紂的嗎?陶弘景給了土行孫一個溜脖兒。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卻也只好回去繼續伺候老祖宗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寇真人,您知道商監丞作為天庭差官,俸祿是多少嗎,每月僅半枚!”陶弘景苦著臉回復寇謙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寇謙之跟陸靜修是死對頭,啥時候見面都是從頭嗆到尾,打麻將也是同桌對坐,從動嘴到動手都是有的,陶弘景卻不敢對寇謙之有絲毫不敬。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否則的話,不等寇謙之動手,陸靜修就收拾了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過是五六百年之后的小修!又不在天庭序列內,算得了什么官身了!”陸靜修不齒地拍出一張五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師祖您說的是!”陶弘景拱手賠禮,回頭朝著于樂陪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樂哥您不會跟幾個食古不化的老糊涂一般見識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邊桌上有老神仙偷空喊了一句,“于樂,仙居小院到底何時筑成啊,我等這老胳膊老腿的,老住帳篷可怎么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三張桌子都亂七八糟地附和,也有亂七八糟地隨地吐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思遠先生說的是,我再去催催!”于樂轉頭拱手陪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喊話的老神仙名叫鄭隱,字思遠,是魏晉時期飛升的,資格比陸靜修還老些,但陸靜修也不怎么甩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幫子老胳膊老腿,主要是陶弘景扯線請進來的,雖然很艱苦地住在帳篷里,到底也是好吃好喝好娛樂,精神上完全沒有壓力,一個個俱是面色紅潤了許多,說話聲音也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至少不像是剛來時那種隨時要死的樣子了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是,人心何時有個足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于樂,這幫老家伙兒,整日介把洗馬河弄得一團糟,垃圾不分類地亂扔!”孫小六也是火大,陶弘景陪著于樂回到官衙時,氣呼呼地喊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廊橋被老神仙們占據了以后,孫小六都沒地方吹著風喝酒了。如果不是看了于樂的面子,孫小六早就掀了那幫老混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商佾和陳摶也坐在官衙中圖清靜,拱拱手后繼續閉目養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樂哥,我聽到些消息,不知當講不當講……”陶弘景囁嚅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欠揍的,講來!”孫小六一拍驚堂木,把陶弘景嚇了一大跳,孫小六這驚堂木其實也不怎么用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哎哎哎,管事大人!”陶弘景連忙賠禮敘說,“我家師祖他們傳言,天庭中人才匱乏,各衙門人浮于事,玉帝就想著請他們這幫老神仙出山,又覺得這些年來虧待了老神仙們,是以先假借樂哥之手予以安頓。當然玉帝也會著人暗中考察,據其德能勤績廉授予實缺官職。老神仙們甚至相約共富貴,同進退,不可輕易許了天庭。至于每月所發的功德幣,他們傳言是來自于天庭的。而天庭出手,不會只有一枚那么小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陶弘景越說聲音越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噓——”商佾陳摶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家伙們,敢是得了失心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通明先生怎么說?”于樂笑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哎,其實腦袋都不怎么靈光了。”陶弘景兩手一攤,滿臉苦笑,人間何時缺過官了,天庭就會缺官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些日子,陶弘景與麻姑攜手參贊,每日介開爐煉丹,謀求克服老年癡呆癥,已經有了一些進展。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或者是用功過甚吧,陶弘景瞧著誰都是老年癡呆癥患者。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然,這個病名到底是由凡間俚語而來,雖然貼切,卻不文雅,病癥也難堪,暫時不宜宣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餓他兩頓就靈光了!”孫小六忿忿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商佾和陳摶對視了一眼,居然對管事大人之高見達成了共識。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陶弘景嘖嘖嘴,或者也是心有戚戚焉,卻是沒敢應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凡間常言老小孩,人老了之后,性情如頑童。頑童天性如此,需要悉心教導,卻是不能粗暴懲戒。”于樂搖頭笑笑,“耐心些吧,辛苦通明先生,小孩子犯了錯,罪不在孩子,家長應自省。”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不得辛苦,弘景愿意為樂哥效勞!”陶弘景拱手道,“樂哥真仁義!我只是擔心老神仙們惡了樂哥,沒想到樂哥如此寬容大量,弘景慚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靈通丹煉得如何了?”于樂拱手還禮,人間的潑婦無賴還見得少了嗎,壞人都老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主要是麻姑仙子在煉,弘景只是幫忙而已。”陶弘景取出一個玉瓶遞給于樂,“麻姑仙子讓弘景將此藥帶給樂哥,說是應該有些效果了,但在用法用量上,還需要進一步精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麻姑仙子倒是世事洞明的,于樂并未說起過凡間有人需要此藥。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于樂打開玉瓶,取了一枚藥丸扔嘴里嚼碎品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神仙內視自身很是靈敏,于樂雖然不懂醫術,卻也可以感受顱內的變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新煉成的靈通丹由胃部吸收,循血液浸潤全身,隨后便覺氤氤氳氳升騰入腦,有如洗滌浸潤。應該是從那四種藥物中提取了什么成分,又加入仙界佐使藥材精煉而成的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肯定是有效的!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不會吃死人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樂哥放心,麻姑仙子向時專為人間煉丹,對凡人所需的劑量了然在心。此瓶內的丹藥,與給魏夫人所用丹藥其實并不相同。”陶弘景解釋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此藥若能令老年癡呆癥患者痊愈,麻姑仙子和通明先生可謂功德無量,在下將在藏馬山為兩位立神像以供萬民供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ps:感謝“mollyaihuaan”老仙榮升護法,在下將在藏馬山為老仙立神像以供萬民供奉……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brbn.icu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极速时时上必发票 捕鱼作弊器通用版下载 北京福彩快三走势图表 百胜彩票APP 单机牛牛 广东时时外围 重庆时时彩开挂软件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遗漏 安徽时时骗了多少人 十一运夺金开奖历史 今日拉萨快三公布结果 全年出码上期出码规律 内蒙古时时单式 十三水技巧 乐友广西麻将安卓版 秒速时时现场